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同服務器跨平臺轉發他人作品的侵權判斷

日期:2019-05-28 來源:上海知產法院公眾號 作者:劉靜 瀏覽量:
字號:

案號


一審: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2017)滬0110民初19865號

二審:上海知識產權法院(2018)滬73民終50號


案情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網易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程某


2014年3月21日,程某通過Canon EOS 5D MarkⅡ拍攝圖片一幅,拍完即傳入“視覺中國”圖片庫,該圖片內容為一帶欄桿石板小徑伸向遠方小山,左側為海洋,右側為草地,上方為天空白云。但隨后,程某發現該圖片在未經其授權的情況下被網易公司在其域名為163.com網站上的“薦新聞”欄目中使用,該欄目項下顯示標題為“一部iphone6S的錢夠你走多遠?”的文章中包含有程某拍攝的圖片,文章標題下標注“2015-10-10 19:18:25 來源:碎悅”字樣。一審庭審中,經查詢“碎悅”微信公眾號,發現其內有“一部iphone6S的錢夠你走多遠?”文章一篇,發布日期為2015年10月10日,文中包含與涉案圖片相同的圖片。網易公司主張“碎悅”微信公眾號的賬號主體南京微積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亦為網易訂閱媒體開放平臺的用戶,該公司在網易公司網站的相關欄目名稱即為“碎悅”,該公司在進行注冊過程中,閱讀和同意了《網易號媒體開放平臺注冊協議》,該協議中明確要求用戶對其發布的作品享有著作權或具有相關授權,并約定網易公司有權在網易相關產品中注明出處后轉載用戶發布的作品。


程某認為網易公司侵犯其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網易公司停止在其網站上使用圖片并要求網易公司支付賠償金及合理費用1萬元。網易公司辯稱,其網站中包含被訴侵權圖片的文章來源為微信公眾號“碎悅”,系用戶“碎悅”先行將文章上傳至涉案網站媒體開放平臺“網易號”后,再由網易公司工作人員轉載至同一網站的“薦新聞”欄目中。


審判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涉案文章及圖片在網易公司網站頁面信息,雖可認定網易公司系轉載,但提供文章和圖片的主體也是網易公司,其并非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而系提供了內容,即便涉案圖片的傳播未跨服務器,網易公司仍應對其所發布內容是否侵害他人的合法權益負有注意義務,所以網易公司的行為存在主觀過錯,侵害了程某對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據此,一審法院判決網易公司賠償程某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3,000元。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從上訴人網站的經營模式來看,其既有為用戶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媒體開放平臺,又有自行發布新聞、娛樂等內容的自有頻道,本案中的“薦新聞”屬于后者,在自有頻道中發布文章的行為系內容提供服務,其侵權構成與否判斷標準有別于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提供者。至于上訴人在“薦新聞”中發布的文章源自何處,以及是否在同服務器內轉載,均不影響上訴人作為直接侵權者對發布文章中使用的圖片應盡的審核義務,上訴人的行為已構成對被上訴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應承擔相應的侵權民事責任。二審法院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在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中,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所應承擔的知識產權審查義務,與其為何種類型的平臺密切相關,平臺類型的不同影響到對于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是否直接實施了提供行為的判斷。網易公司經營的www.163.com網站經營模式屬于混合業務經營,即同一主體在同一網站上經營不同性質的平臺,其中本案涉及的自有頻道“薦新聞”系自營型信息發布平臺,而“網易號”則系媒體開放平臺。由于該兩個平臺內容的發布者不同,也就是提供行為的實施者不同,故對于網易公司侵權責任的認定會有所區別。其主要區別在于:媒體開放平臺“網易號”的發布者多為該平臺的注冊用戶,通常情況下,網易公司不直接參與信息的發布,由用戶依照平臺預設的規則上傳相關內容,網易公司對于此類平臺提供的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一般情況下,其對“網易號”上的信息不負有嚴格的主動事前審查義務,對于其中的被訴侵權內容,網易公司若與內容上傳者不存在主觀上的意識聯絡,亦不存在對于作品的共同提供以及共享利益等客觀情況,且在被通知涉嫌侵權時及時采取措施予以移除,則不需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亦即該平臺經營者可以適用“避風港”規則進行抗辯,如果抗辯不成立則構成幫助侵權而應承擔賠償責任。自營型信息發布平臺“薦新聞”系通過收集、選擇、整理、編排等方式為公眾提供信息的平臺,網易公司對該類平臺所發布的信息管控力較強,且該平臺提供的已不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相對于網絡用戶而言,其即為內容提供者,應按直接侵權認定標準判斷其是否構成侵權。


本案中,網易公司抗辯本案被訴行為實質上包含兩個連續行為,一是用戶“碎悅”入駐開放平臺后,將包含被訴侵權圖片的文章上傳至開放平臺的行為;二是網易“薦新聞”欄目再依據用戶“碎悅”的授權上傳使用的行為。網易公司認為,前述兩個連續行為中,后行為使用涉案作品是基于前行為中“碎悅”的授權,并主張后行為只是前行為在同服務器內的傳播擴散,故其對連續發生的兩行為保持同一審核注意義務,整個過程僅需遵守“通知-刪除”規則,即“避風港”規則。


可見,本案的特殊性在于,網易公司在其自有頻道“薦新聞”上提供的被訴侵權內容源自媒體開放平臺“網易號”中由注冊用戶發布的文章,而不是網易公司的原創或改編文章。然而,該節事實并不能改變對網易公司審核注意義務的確定。因為盡管是在同服務器不同平臺的相同被訴侵權內容,但在自有頻道“薦新聞”上發布信息的主體是網易公司而非平臺注冊用戶,且所發布的信息是通過人工收集和選擇的而非自動鏈接,網易公司對該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具有控制侵權發生的權利和能力,在此過程中網易公司對其直接向公眾推介的內容是否可能侵犯他人知識產權問題應盡到審慎的審查和注意義務,故其以所轉載的內容已得到注冊用戶授權為由,主張針對自有頻道的被訴侵權行為也適用“避風港”規則,并不成立。事實上,其轉載行為無疑擴大了注冊用戶在媒體開放平臺發布內容涉嫌侵權的范圍。由于權利人在本案中明確僅針對網站“薦新聞”欄目使用涉案圖片的被訴侵權行為,而不主張用戶在網站媒體開放平臺“網易號”發布文章的行為,故法院著重對網易公司在自有頻道上實施的行為性質進行了分析與認定。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