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快樂大本營》信息網絡傳播權侵權糾紛案

日期:2019-05-30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裁判要旨


當協議主體內容與附件的約定不一致時,應綜合考慮現有證據、商業慣例、合同上下文、通常文義等因素對合同內容做出理解。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已為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確認的事實,應當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案情介紹


申訴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北京奇藝世紀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奇藝公司)


被申訴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北京風行在線技術有限公司(簡稱風行公司)


奇藝公司一審訴稱,風行公司在未取得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情況下,在其經營的“風行”IPAD客戶端上播放綜藝節目《快樂大本營》20140104期,給奇藝公司造成巨大損失,請求法院判令風行公司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其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50萬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湖南廣電是《快樂大本營》的原始著作權人。湖南快樂陽光互動娛樂傳媒有限公司(簡稱快樂陽光公司)經授權取得湖南廣電自有版權作品2006年6月30日至2016年6月30日期間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奇藝公司經快樂陽光公司授權,依法取得2014年播出的《快樂大本營》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授權期限自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而風行公司通過與快樂陽光公司簽訂《信息網絡傳播權使用許可協議》(簡稱《許可協議(2013)》),獲得2013年湖南衛視播出的自有版權節目的非獨家互聯網點播權,授權期限自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授權費用分三次支付,如風行公司延遲付款超過30日,快樂陽光公司有權解除協議。但該協議后附授權書復印件,授權風行公司享有在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期間湖南衛視制作播出的自有版權節目的非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該表述與協議正文內容明顯沖突。后因風行公司未按合同約定及時支付許可使用費,快樂陽光公司于2013年10月22日向風行公司發出《解除合同通知函》,并于2014年1月10日將風行公司訴至長沙中院,要求確認上述許可協議已解除。快樂陽光公司向法院出具《情況說明》稱,其認可《許可協議(2013)》正文的真實性及內容,但對附件授權書不予認可。一審法院綜合考慮現有證據等因素,認為《許可協議(2013)》的授權內容不包括本案訴爭的2014年度《快樂大本營》,風行公司是2013年度《快樂大本營》的非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人。據此,一審法院判決被告停止侵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萬元。


風行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期間,風行公司提交其2012年度與快樂陽光公司簽訂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使用許可協議》,以證明跨年度的授權期限為雙方交易慣例,該協議明確約定授權內容為2012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期間湖南衛視制作播出的自有版權節目。二審法院綜合考慮后認定,《許可協議(2013)》正文表述不清,附件授權書對于解釋合同條款起到重要作用,授權內容應理解為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期間湖南衛視制作播出的自有版權節目,該期限與《許可協議(2013)》時間上完全銜接,符合商業習慣,風行公司播放涉案綜藝節目并未超出授權范圍。據此,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駁回奇藝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奇藝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北京高院申請再審未果后進而向北京市檢察院申請抗訴。北京市檢察院認為,二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在涉案關鍵證據《許可協議(2013)》的合同解除一案尚未作出生效判決的情況下,未中止審理,屬于審判程序違法,向北京高院提出抗訴,北京高院指令二審法院重新審理本案。再審期間,奇藝公司提交兩份判決書作為新證據,用以證明風行公司與快樂陽光公司簽訂的《許可協議(2013)》已于2013年12月31日解除。法院認為,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許可協議(2013)》已經解除,無論對上述協議作何解釋,風行公司均無權播放2014年度湖南衛視制作播放的自有版權節目,故撤銷二審判決。


典型意義


申請抗訴的優勢在于,其屬于法院系統外的監督,是檢察院依法對法院行使監督權的體現。由于《民事訴訟法》已將申請再審設置為提請抗訴的前提條件,這就決定了抗訴已成為現今我國法律框架內的最終救濟方式。


本案中,檢察院提請抗訴后,再審法院主要依據申訴人所提交的新證據而最終支持了其全部主張,撤銷了原二審判決,維持了原一審判決。案件歷時五載、一波數折,最終申訴人才殊為不易地取得完勝。此案既體現了我國民事訴訟制度的特點,又彰顯了人民法院有錯必糾、不斷提升司法公信力的決心和信心,將“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落到了實處,具有較強的社會現實意義。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