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隱私權不能規避著作權侵權責任

日期:2019-06-12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付業斯,阮開欣 瀏覽量:
字號:

在信息時代,互聯網著作權侵權訴訟存在舉證困難的問題。互聯網用戶可在任何時間和地點不受限制地向網絡空間上傳作品,且不暴露身份信息,這導致著作權所有人在訴訟中難以證明侵權人的具體侵權行為。為解決這一問題,德國國內法設定了舉證責任推定的條款,明確規定只要沒有證據證明其他人于侵權發生時也可使用涉案互聯網連接點,則可推定該連接點的所有人構成侵權。但對于家庭環境的互聯網使用,這一問題變得更加復雜。《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下稱《憲章》)將隱私權視為重要的基本人權,其中第七條確認了私生活應受到尊重的權利,即尊重個人和家庭生活的權利。如果連接點所有人主張是其他共同居住的家庭成員使用了涉案的連接點,并援引《憲章》的隱私權條款,則著作權人難以要求被告出示其持有的相關證據,因為這可能會損害被告的隱私權。


隱私權是否可以減輕適用舉證責任,進一步規避著作權侵權呢?公民隱私權和著作權所有人的利益又該如何平衡?2018年10月18日,歐盟法院在“巴斯泰公司(Bastei Lübbe)訴施特羅策先生(Mr Strotzer)”案中提出,涉嫌侵權的互聯網連接點所有者無法適用隱私權以規避著作權侵權責任。本文將對這一案件進行梳理,詳解其中的法律問題,希望能對國內解決隱私權與著作權糾紛有所啟示。


援引隱私權抗辯惹爭議


原告巴斯泰公司是德國著名的出版商,是涉案有聲書的制作者,享有該作品的著作權及鄰接權。被告施特羅策是涉案互聯網連接點的所有者。2010年5月8日,涉案有聲書經該連接點上傳分享在互聯網上,為所有用戶提供點對點下載。


巴斯泰公司向施特羅策發送侵權函,警告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但無果。巴斯泰公司遂在慕尼黑地方法院向施特羅策提起訴訟,主張損害賠償。施特羅策認為該互聯網連接點有充分的安全保障,同時表示他與父母住在一起,他們有可能使用了涉案連接點,但據他所知,父母的電腦中沒有涉案作品,并且他們也不知道這件作品,更沒有使用過涉案在線交流軟件。另外,涉案侵權行為發生時,他的電腦處于關機狀態。


慕尼黑地方法院駁回了巴斯泰公司的賠償主張,因為法院認為侵權人可能另有其人,不能判定施特羅策承擔侵權責任。巴斯泰公司不服判決,遂起訴至慕尼黑一區法院。慕尼黑一區法院傾向于認定施特羅策構成侵權,因為其并未證明侵權行為發生時有第三人使用了涉案互聯網連接點,所以其很有可能實施了侵權行為。盡管如此,一區法院對如何判決仍持有疑慮,因為如果適用前述德國國內法,被告可免于承擔侵權責任。


鑒于此,慕尼黑一區法院決定中止案件審理,將該案法律適用的爭議提交至歐盟法院,請求歐盟法院對歐盟法與德國國內法的適用做出解釋。


該案的關鍵點在于,德國國內法對互聯網著作權中適用隱私權的規定是否違反歐盟保護著作權的法律。該案有兩個焦點:其一,根據歐盟2001/29/EC號指令第八條第1款與第2款和歐盟2004/48/EC號指令第三(1)條保護著作權人權利的規定,被訴侵權人是否可適用保護家庭生活的隱私權,以對抗權利人的訴訟主張;其二,根據歐盟2004/48/EC號指令第三(2)條的“為知識產權的行使提供有效措施”的規定,被訴侵權人是否可以援引隱私權而減輕侵權訴訟中應承擔的舉證責任。


歐盟2001/29/EC號指令第八條規定:“1.當本指令保護的權利和義務受到侵犯時,各成員國應對此提供適當的制裁和救濟,且應采取所有的必要措施保障這些制裁和救濟得以實現,該制裁應具有有效性、符合比例原則且具有勸止效果;2.各成員國應采取必要措施,保障因受到發生在其領域內的侵權活動影響而利益受損的權利人可以提起賠償訴訟和/或(在適當的情況下)申請取得第六(2)條中侵權材料、設備、產品或組件的禁令。”


歐盟2004/48/EC號指令第三條規定:“1.為保障本指南下知識產權的行使,各成員國應對此提供必要的措施、程序和救濟,該等措施、程序和救濟應符合公平和公正原則,且不應存在不必要的繁復、不合理的時間限制或無正當理由的拖延;2.該等措施、程序和救濟均應具有有效性、符合比例原則且具有勸止效果,并應清除合法交易中產生的障礙,且防止對該等救濟的濫用。”


歐盟法院認為被提交的上述兩個焦點問題具有同質性,決定予以合并分析。


判令著作權行使應優先


歐盟法院指出,為確保歐盟法律體系的統一性和連貫性,對所有知識產權指令的解釋都必須符合該領域普遍規則和原則的內涵。


歐盟2001/29/EC號指令旨在為著作權和鄰接權提供高水平的保護,因為這些權利與智力創造息息相關。該序文第五十八條規定,針對該指令中提及的侵權行為,所有成員國應保證權利人可以取得必要的制裁命令和救濟,這些制裁必須是有效、成比例且有勸止效果的。同樣,歐盟2004/48/EC號指令的制度目的也是為了通過確保知識產權權利的實施,在成員國國內市場確立起高水平、相當的和同質的權利保護。因此,該指令第三(2)條同樣要求,成員國向著作權人提供的措施、程序和賠償應是有效、成比例且有勸止效果的。


歐盟法院同時認為,德國國內法對家庭生活的絕對保護與兩項指令規定相悖。雖然《憲章》第七條允許公民免于指認自己或家人涉嫌違法,但如果著作權人無法取得被訴侵權人掌握的證據材料,難以實現舉證,則著作權人應取得有效賠償的權利也會受到嚴重損害,更甚者,將會破壞保護涉案各項基本權利的平衡。


歐盟2004/48/EC號指令第六(1)條規定,如果原告已經提供合理且可取得的證據,但能夠實質證明其主張的證據由被告持有的,歐盟成員國應確保相關司法部門有權下令要求被告出示這些證據。同時,序文第二十條對該條提供了進一步解讀,成員國應確保受損害一方取得由另一方持有的實質證據。但該案中,保護家庭生活的隱私權阻礙了著作權人取得被告持有的證據,導致著作權人無法證明其訴訟主張。因此,該案需要解決三類權利的矛盾,即取得有效救濟的權利、知識產權,以及尊重私人和保護家庭生活的隱私權。


首先,當成員國將歐盟指令轉換為國家法律時,必須考慮到歐盟憲章規定的基本權利,解釋歐盟規則的權力部門和國家法院也必須保障這些權利得以實現,避免基本權利之間相互沖突或違反歐盟法律的其他基本原則。其次,《憲章》第五十二(1)條規定,如果要對《憲章》所承認的權利和自由予以限制,必須要尊重這些權利和自由的本質。這意味著如果一項措施嚴重損害了受《憲章》保護的權利,則可認定這項措施違反了公平平衡基本權利的要求。


該案中,《憲章》第七條適用于“所有人”,而不僅僅適用于被訴方的家庭成員。雖然被訴方的家庭成員確實享有不互相指認的特殊保護,第八(3)(d)條執行指令也沒有排除國內法適用該規則,但是歐盟法院指出,如果一項國家法律總是使私人生活權利優先于侵權訴訟中的知識產權,那么這項國家立法將無法確保權利人有效實現其知識產權。如此一來,原告幾乎不可能獲得被告涉嫌侵犯著作權的證據,這不符合歐盟的立法要求。


因此,施特羅策基于家庭生活隱私權提出的額外保護無法獲得承認。德國國內法對家庭成員的絕對保護違反了歐盟2001/29/EC號指令第八(1)條的規定,無法實現對侵權人施以有效和有勸止效果的制裁。此外,主審程序中啟動的賠償程序也不能確保知識產權的實施,不符合歐盟2004/48/EC號指令第三(1)條的規定。


最后,歐盟法院也指出,如果為了避免被認定是對被告家庭生活的不可接受的干涉,權利人能夠采取其他有效的救濟方法,尤其是能讓互聯網連接點所有人承擔侵權責任的其他方法,上述結論可能會被推翻。但這應由提交請求的主審法院來確定德國國內法中是否有規定其他替代的方法、程序或救濟,以及能夠允許有關部門下令要求被告提供與侵權有關的必要信息。


(華東政法大學 付業斯 阮開欣)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