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專利->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專利

從一起專利權無效案看GUI發明專利的保護

日期:2019-05-23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王效維,季曉暉 瀏覽量:
字號:

【弁言小序】


2017年12月,蘋果電腦貿易(上海)有限公司針對高通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件名稱為“計算裝置中的活動的卡隱喻”的發明專利(專利號:ZL201310491586.1)向原專利復審委員會提起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原專利復審委員會組成五人合議組,經審理作出審查決定,維持專利權有效。


涉案專利涉及智能移動終端中APP導航及關閉的應用管理技術,審查決定作出后,福建省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基于該維持有效的專利,對蘋果公司部分iPhone產品開出臨時訴中禁令,在智能設備生產及消費領域引發了廣泛關注。本文通過對該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案件的審理思路進行梳理,嘗試從技術方案的界定和技術特征的理解方面說明對此類案件的審查理念以及對GUI發明保護的相關啟示,希望為相關從業人員提供參考。


【理念闡述】


涉案專利屬于典型的GUI人機交互技術,縱觀該領域的發展歷程,隨著新的人機交互的硬件或模式不斷的涌現,研發部門往往對人機交互的過程和效果的細節進行優化或創新,以此來推動該領域技術的進步。所以對于GUI領域的發明,充分了解方案的來龍去脈,確定技術要點,才能夠更準確地理解技術方案的本質。


【案例演繹】


一、了解技術背景,確定發明目的


涉案專利涉及移動終端上應用程序的切換和關閉。在使用視窗系統的臺式計算機中,應用程序的切換、關閉往往通過任務欄、桌面窗口、任務管理器等實現。這種基于窗口或按鈕的交互技術往往是在較大的顯示界面上通過鼠標點擊或對特定控件的拖拽來完成,操作方式具有局限性。隨著移動終端的出現,技術人員也將臺式機的視窗系統移植到其上,但是由于運算處理能力以及顯示面積有限,因而在某一時刻只能顯示當前運行的應用程序,用戶無法看到其他程序,切換起來也既不直觀也不方便。


隨著移動終端的運算處理能力增強,允許同時運行若干應用程序,因此上述缺陷在屏幕有限的移動終端中越發凸顯。涉案專利為了克服該缺陷,采用“卡隱喻”的方式對應用程序進行管理,將應用程序以卡片的形式顯示在屏幕區域中。之后通過對多個卡的手勢操縱,實現對相應應用程序的切換和關閉。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能夠大大簡化現有移動終端中切換和關閉應用程序時所要執行的操作,用戶操作直觀有效,體驗較佳。


二、抓住領域特點,全面理解發明


請求人引用對比文件1(WO2008/030976A2)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評述了本專利權利要求的新穎性和創造性。對比文件1是蘋果公司對手機操作系統的觸控功能的一項總攬的專利申請,通過幾十個實施例介紹了啟發法在各個應用程序實施例中的運用。


所謂啟發法,是一種依據關于系統的有限認知和假說,得到關于此系統的結論的分析行為,通俗地說,對比文件1中的啟發法可以理解為一種接收觸摸輸入,生成相應控制命令的方法。


請求人主張,對比文件1明確記載了將啟發法用于確定輸入命令,因此啟發法整體應該被視為一項技術方案,公開了“左右掠過的手勢切換卡,上下掠過的手勢關閉卡”的方案,能夠評價權利要求1的新穎性。對此專利權人認為,同一手勢在不同的應用程序中啟發法的定義不同,因此不同應用程序實施例中的啟發法屬于不同的技術方案。因此,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一就在于對比文件1整體上能否作為新穎性單獨對比的基礎,也即“一項技術方案”。


為此,首先需要判斷啟發法在對比文件1的各個應用程序實施例中如何理解。根據對比文件1的記載,啟發法在瀏覽器程序中可實現為:接收左右掠過的手勢,改變多個網頁在瀏覽器窗口中的位置;在圖像管理程序中可實現為:接收上下掠過的手勢,滾動相冊列表。可見,對比文件1中啟發法包含多種具體的實現方式,每個應用程序只是選擇了其中的一種或多種來應用啟發法。那么,這些具體的應用實例是否能夠共同構成“一項技術方案”呢?


需要注意的是,涉案專利與對比文件1均屬于GUI交互領域,我們知道,在具有觸控功能的GUI交互技術中,一個手勢實現的功能受限于硬件環境以及軟件的應用場景。在同一硬件環境下同一手勢在不同的軟件應用場景中可以代表不同的功能,但在同一應用場景中,這些功能只能被擇一地使用。如果拋開應用場景而僅僅根據文字記載,推斷對比文件1中記載的多種手勢功能均屬于同一啟發法中的多個實例,將可能導致該啟發法中同一手勢同時對應于多種功能,而這顯然是不符合GUI的根本設計邏輯的。因此,對比文件1的啟發法在不同應用程序中的解釋不同且相互獨立,不能認定對比文件1的啟發法在整個移動終端中的應用構成“一項技術方案”。


基于上述分析,對比文件1不能破壞權利要求1的新穎性,繼而需要考慮權利要求1是否具備創造性。對比文件1包含了多項技術方案,可以使用請求人所主張的瀏覽器實施例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與權利要求1進行特征對比。本案的第二個爭議焦點在于,對比文件1瀏覽器實施例中的多個網頁能否對應于權利要求1中的第一卡和第二卡。


關于第一卡和第二卡,權利要求1中有如下記載:“同時操作第一應用程序和第二應用程序;第一卡對應于第一應用程序,第二卡對應于第二應用程序。”請求人認為,從文字記載來看,第一應用程序和第二應用程序可以是同一應用程序,因此第一卡、第二卡與對比文件1瀏覽器中的多個網頁相同。專利權人則認為,本專利的卡用于表征多個應用程序,因此二者不同。


筆者認為,雖然權利要求的解釋離不開技術特征的文字記載,但是僅僅機械地對技術特征進行字面意義的解讀是不夠的。在確定技術用語的準確含義時,始終應當將技術方案帶入到所屬技術領域,放置于技術發展進程的相應時間節點中,結合當時的技術背景以及領域特點,從而全面理解發明的技術本質。


涉案專利的優先權日在2008年,當時的移動終端雖然允許同時運行多個應用程序,但在狹小的屏幕空間上不能很好地對這些應用程序進行管理。本專利正是基于此而提出。因此,權利要求1的卡必然代表多個應用程序,使得該方案具備對同時運行的多個程序進行管理的能力,從而能夠解決現有技術中真正的痛點。


通過上述分析可知,權利要求1手勢操作的重點就在于,它是在多個應用程序之間的操作。而對比文件1只是一個應用程序的內部操作,其與程序間的操作和管理在操作對象,操作目的和實現上都存在著差異,因而不能簡單地認為將其用到多個應用程序之間去是顯而易見的,并且其他對比文件也沒有給出相應的技術啟示或公開相同的交互過程,因此權利要求具備創造性,專利權被維持有效。


三、對GUI交互發明保護的啟示


該案由于其技術涉及公眾普遍接觸的智能手機界面,同時涉及兩家知名公司,因此廣受關注,但更應該看到,該案屬于典型的保護“人機交互技術”的GUI發明專利申請,由于能夠以概括性的語句保護技術本身,保護范圍相對較寬、力度相對較大。本無效宣告審查決定的作出對于如何加強該特定領域技術創新的保護、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確定以及創造性的評判均具有典型的指導意義。


在申請階段,如何使GUI發明更好地獲得保護,涉案專利的撰寫方式值得借鑒。GUI交互技術通常包括平面布局、交互場景、操作對象、過程、結果等多項內容以及它們的內在關聯,權利要求中如果能完整記載這些方面的特征,將有助于準確反映發明要解決的技術問題、體現創新要點,幫助創新主體獲得與其技術貢獻相匹配的專利保護。


另外在授權、確權階段,GUI領域的特點也需要受到關注。判斷一件GUI發明要保護什么,不光要看技術方案體現了怎樣的交互過程,還要兼顧技術發展的背景,結合考察其應用場景、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操作的對象、采用的手段,以及相應結果等多種因素對方案的整體限定作用。只有在全面考慮了這些因素之后,才能準確理解GUI發明實質保護的技術內涵,從而充分、合理地對其創新成果予以保護。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