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熱點新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熱點新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熱點新聞 > 版權

短視頻、網絡文學…誰來保護互聯網內容平臺的版權?

日期:2018-06-21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作者:成琪 瀏覽量:
字號:

一段迅速傳播的短視頻、一篇海外流行的網絡文學、一首坊間傳唱的音樂,在技術快速發展的今天,我國互聯網內容平臺正以更多樣的模式、更豐富的內容,滿足新時代人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并且許多優質內容成功走向海外。然而,在網絡版權快速發展的同時侵權盜版的版權問題仍嚴峻存在,不容忽視。


政策持續利好 商業模式不斷創新


隨著新興業態形式的不斷涌現,網絡版權產業的經濟活力和國民經濟中的重要程度持續提升。數據顯示,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速度非常迅猛,2016年整個市場規模達到了5000億,2017年是6400億,增長了27%,網絡直播、短視頻新的業務也呈現了新的生命力。


2017年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的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用戶付費的規模已經在整體的產業規模里面超過了50%,“這意味著中國的網絡版權產業進入到越來越重視內容質量的新時代。”國家版權局網絡版權產業研究所基地秘書長張欽坤表示。


2017年是網絡直播、短視頻、VR等新型態爆發式增長的階段。作為拉動內容產業用戶付費的網絡直播產值為400億,基本上都是用戶的打賞付費的收入,短視頻的用戶規模更是超過4億。張欽坤認為,網絡直播、短視頻是2014年之后才剛剛誕生的一個新行業,但是保持了翻番的速度,這充分體現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新技術、新內容和新的傳播媒介的結合。但是像傳統的視頻、音樂、文學這些產業并沒有走下坡路,仍然保持旺盛的活力,通過用戶付費和提升自己的內容質量也在持續煥發活力,拉動產業增長。


從細分領域來看,快速發展的網絡文學幾乎是各類網絡版權內容IP的原點,為游戲、動漫、影視等等提供著資源、素材以及架構的支撐。2017年網絡視頻用戶付費增長非常迅猛,已經成為廣告之后第二大收入來源,整體的產值已經超過了950億,增長接近了50%。作為我們生活必不可少的音樂,玩法也在不斷創新,2017年音樂和社交、短視頻和移動K歌等進行各種各樣的產業融合的形態,滿足了我們用戶的各種網絡情感的需要,吸引了很多新用戶。


“我們可以看到,整個產業發展特征比較明顯,是兩個維度,在傳統重資產運營階段,比如說視頻、音樂、游戲,大家越來越強調IP運營的理念、精品策略、越來越強調對原創的尊重和鼓勵。在新型的短視頻、直播這些領域大家更強調通過技術的創新和社會化媒體的結合來帶動流量的提升。但是無論哪種方向,它的底層都是要依賴強有力的版權保護的機制。”張欽坤說。


與傳統模式相比,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版權更為復雜,從作品和使用方式認定到確權、維權,從保護自身版權到不侵犯他人版權,尤其是不斷出現的新商業模式和作品使用方式引起的版權問題都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今日頭條法務總監邰江麗以短視頻為例,談了網絡版權法律保護的難點:

一是維權成本比較高,因為短視頻沒有明確確權的習慣,導致維權的時間成本非常高,如果短視頻的創作者比較分散,在面對維權成本高的情況下就沒有維權動力。

第二是判賠的金額比較低,因為短視頻的發展時間比較短,已經形成了行業標準,所以在判別金額上相對較低,這也影響短視頻作者進行版權保護的動力。

第三是證據收集難度較大。第四是維權周期較長,因為短視頻制作時間短,如果訴訟周期經過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就會導致維權動力不足。


最近幾年,隨著中國網絡文學在世界舞臺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的不斷提高,其飛速發展也面臨著海外侵權的問題。閱文集團高級法律顧問朱睿龍談到目前海外侵權主要有兩種模式,首先是境外的非法翻譯網站,他們往往打著為外國用戶提供優質中國網絡文學內容的名頭,大肆未經許可翻譯我們的文學作品,從中謀取不正當的利益。“2017年底我們針對其中一家比較大型的美國網站曾經做過側面了解,那個網站使用我們的文學作品30部左右,他每年非法所得超過1000萬美金。”其次是一些國內的盜版網站將服務器架設到國外,從而逃避政府的監管和維權,“這兩種模式目前對中國權利人造成損害最大,同時也是阻礙海外維權腳步的兩項重要內容。”


談到海外維權,朱睿龍坦言在國內做了充足準備和應對的情況下,在實際接觸海外維權方面的過程中也是面臨非常多的困難,首先是訴訟成本高,費用可能是數百倍于國內同類案件,其次是訴訟周期長,第三是即使勝訴,執行也困難,這種情況下對侵權盜版情況也是無法進行有效的制止。此外還有一些國家地區對于境內企業或者境內的一些不法分子會有地方保護的策略,這也給海外維權帶來了非常高的難度。


如何解決?


2016年-2017年是短視頻發展的重要階段,短視頻發展形態呈現出跨平臺、生態化、碎片化,分享與社交需求凸顯,互動性增加的特點,在內容提供方面從UGC提供內容發展到PGC/OGC提供更為專業的內容到MCN長期持續提供更容易商業化的內容。邰江麗指出,MCN是短視頻版權領域比較常用的方式,它主要是一種多頻道網絡的產品形態,將PGC內容連接起來,在資本支持下保證內容的持續輸入,實現商業的穩定變現。通過多種方式產生更多優秀的作品,提升內容影響力。


“我們看到開始網站提供的短視頻內容都是基于個人興趣,在質量方面不是特別高,生產的穩定性、中長期規劃能力、商業化變現能力都有一定的欠缺。現在MCN的形式是將一幫頭部短視頻公司MCN化,通過簽約等形式和個體內容生產者達成合作,系統幫助他們解決運營推廣中長期規劃以及商業化等工作。”邰江麗說。


閱文集團高級法律顧問朱睿龍表示,在知識產權管理方面,閱文集團在企業剛成立的時候就開始布局建立一支網絡文學行業的版權管理團隊。“這是網絡文學界第一支版權管理團隊,經過十多年經驗的沉淀和積累,整個權管理體系也是不斷的優化,并且搭建了屬于自己的版權管理平臺,依托這個平臺可以實現所有海外授權和做內容版權細化管理,從授權類別到授權期限、授權范圍等等,各個方面都可以進行詳細的統計和收錄,這也為整個集團的版權輸出,包括日后的一些訴訟維權提供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后臺支持。”


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教授叢立先從著作權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現在互聯網傳播力和利用效率大大的加快和變強了,但是授權使用的一般規則即獲得授權許可才能使用卻沒有發生改變。“這就造成了幾乎所有的網絡平臺或者網絡服務商都不得不直接進行大面積的侵權,你找到我了再賠,能維權的1%都達不到。像短小的評論都被各個平臺轉來轉去的,誰為幾十塊錢去索賠,大家都嫌麻煩。”


北京海淀法院知識產權庭法官王棲鸞呼吁,希望大家能夠增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識,不僅只有專利、商標夠得到知識產權保護,我們平時看到的音樂、文字作品、圖片都可能受到知識產權保護,改變以往用戶拿來即用或者存在僥幸心理的習慣。“我們希望通過司法審判引導這個行業或者市場能夠加強一種和解或者合作。因為我們發現有些案件起訴,實際上最終目的并不是解決一個個案,而是通過訴訟達成跟企業商業化合作,最后使被告或者整個相關的企業能夠形成一個正版化、規范化的使用。從而促進整個行業的健康和良性發展。”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