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版權

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訴百度百家號著作權侵權案一審判決書

日期:2019-05-16 來源:北京互聯網法院網站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北京互聯網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京0491民初239號

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八里莊東里1號萊錦文化創意產業園B區209。

負責人:李文,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熊凌霄,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上地十街10號百度大廈2層。

法定代表人:梁志祥,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望開雄,北京海潤天睿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譚紅娟,北京海潤天睿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訴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侵害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委托訴訟代理人熊凌霄,被告委托訴訟代理人譚紅娟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


1.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刪除百家號上“點金圣手”發布的《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電影卷?北京篇》(簡稱涉案文章);2.請求判令被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在“點金圣手”百家號賬號上發布道歉聲明;3.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10 000元;4.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為維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30元。

  

事實和理由:原告系涉案文章的著作權人,涉案文章系法人作品,于2018年9月9日首次在該律所微信公眾號上發表。2018年9月10日,“點金圣手”未經許可在被告經營的百家號平臺上發布被訴侵權文章,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被告刪除了涉案文章的引言、檢索概況、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圖和結尾的“注”部分,侵害了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被告刪除了涉案文章的署名,侵害了原告的署名權。被告的侵權行為對原告造成了經濟損失。涉案文章系文字作品和圖形作品,文字共計4511字,圖形共計15個。根據《使用文字作品支付報酬辦法》第五條的規定,每千字300元的標準(不足千字部分按千字計算),文字部分的稿酬為1500元。圖形按照每個200元的標準計算,為3000元。因此,涉案文章的稿酬共計為4500元。根據懲罰性賠償的有關規定,原告要求應按照稿酬標準的5倍計算賠償金額,但在本案中僅主張被告賠償經濟損失10 000元。另外,原告為本案訴訟支出的相應合理費用,也應由被告負擔。

  

訴訟過程中,原告放棄其第1項訴訟請求;變更第2項訴訟請求為“請求判令被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在百家號平臺上發布道歉聲明”;變更第4項訴訟請求為“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為維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560元”;曾增加“請求確認原告對涉案文章享有著作權”的訴訟請求,后又放棄該訴訟請求。另外,原告曾主張被訴侵權文章由用戶“點金圣手”發布,后變更主張為被告發布。

  

被告辯稱:


1.涉案文章不具有獨創性,不屬于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本案中,從原告提交的涉案文章顯示,文章內容包括有數據和圖表形式,這是采用法律統計數據分析軟件(即威科先行法律信息庫,簡稱威科先行庫)獲得的報告,報告中的數據并不是原告經過調查、查找或收集獲得的,報告中的圖表也不是由其繪制所得,而是由威科先行庫自動生成的,因此,被告認為,涉案文章不是由原告通過自己的智力勞動創造獲得,不屬于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2.原告不是本案的適格主體。文章都是自然人創作的,法人作為擬制主體,自身不能進行任何創作活動。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法人作品是由法人主持、代表法人意志創作并由法人承擔責任的作品。本案中,原告沒有證明其組織或委派人員創作了涉案文章,沒有證明對涉案文章的創作、構思、基調等有其獨立意志的體現,不具備著作權法上關于法人作品的構成要件。因此,原告無法證明涉案文章是法人作品。3.原告沒有證據證明百家號平臺發布了被訴侵權文章。原告的舉證不是在權威機構進行的,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中對電子數據的取證、存證要求,其證據不具有客觀真實性。且其提交的是保管回執,不是公證件,原告可以隨意更改保存證據的公證機構,不具有公信力。涉案文章的引言和注釋部分不屬于涉案文章的主要內容,且被告未對涉案文章內容進行編輯、刪除,即使有刪除行為,也沒有對涉案文章進行歪曲篡改而造成其思想的誤讀,故被告未侵害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百家號是信息存儲平臺,被告不對內容進行實質審查,未實施侵權行為。4.原告主張被告賠禮道歉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是法人主體,不是賠禮道歉的對象。綜上,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院查明: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一、原告主張對涉案文章享有著作權的相關事實

  

(一)原告為證明涉案文章具有獨創性,系法人作品,其為涉案文章的作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


1.涉案文章的網頁截圖和原始發表鏈接。網頁截圖顯示:《菲林|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電影卷?北京篇》標題下標注了“原創:菲林律師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中國第一家只專注影視娛樂行業的律師事務所”等字樣,右側為原告微信公眾號二維碼等內容。中部為《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序言,主要內容包括:“面向未來,不娛樂,即淘汰”……2017年,科技領域的關鍵詞無疑是人工智能,未來國民經濟的各個行業將在人工智能的幫助下取得爆炸式的發展,大大推動人類物質文明的進步。而在人類精神文明領域,我們看到的是整個娛樂行業正在通過一部部的作品、作品的組合影響著人們的大腦……只要我們從現在開始,深入研究泛娛樂行業的規律和趨勢,為行業健康、良性發展打造堅實的基礎,定能創造影視娛樂行業美好的未來!《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是菲林為行業貢獻的第一部作品。為避免作品問世拖宕過久,我們將采取分篇(電影、電視劇、游戲)及分地域的發布的方式,最終再結集成冊。以下就是該報告的電影卷-北京篇。”

  

涉案文章首先對檢索概況進行了介紹,包括檢索使用的威科先行庫及檢索關鍵詞、案件類型、文書類型、審判程序等,檢索說明稱,原告按照上述條件檢索裁判文書并經審閱、篩選后,將滿足一定情形的案件認定為電影行業案件,針對2589件裁判文書進行統計分析。涉案文章包括北京電影行業案件的基本情況(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北京各級法院審理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分布、電影行業案件原告與被告身份特征、行業案件案由數量分布、行業案件裁判文書的數量分布、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比率);北京電影行業各類案件特點(侵權類、合同類、其他);結論。其中,結論部分包括:(1) 電影產業各個環節均存在法律風險。在從電影前期策劃,到中期投資、拍攝、制作、到后期宣傳、發行直至衍生品開發的整個電影生命周期中,存在種類多、數量大、預防和應對難度高的法律風險。(2)電影行業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高發。電影行業企業發生的訴訟中,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占比超過32%。這與互聯網技術的高速發展密切相關。擁有針對互聯網侵權的風險防控預案應成為每個電影行業企業的標準配置。(3)電影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積極性高。聘請律師的行業企業勝訴的概率會大大增加。在僅原告為行業企業的侵權類案件中,90%的勝訴案件由律師代理。(4)電影行業侵權類案件的判決賠償金額普遍偏低。在權利人訴請賠償的侵權案件中,62%的案件賠償金額不超過11 000元,79%的案件賠償金額不超過20 000元。這與侵權人輕易就可以從電影作品獲得的巨大侵權收益形成鮮明對比。司法判決賠償金額低,司法判決對侵權人就毫無威懾力。遏制侵權案件高發,司法判決提高侵權賠償金額勢在必行。涉案文章針對各部分內容使用了曲線圖、柱狀圖、圓環圖等15張圖形用于說明相關統計數據。

  

2.電子數據保管函。北京市國信公證處于2018年9月18日出具電子數據保管函(編號為20180918105748810474576),主要內容載明:賬號為qujianhuan005的賬戶于2018年9月18日10時57分48秒,將網址為“http://mpweixin.qq.com……”的網頁通過該公證處“公證云”系統“靜態頁面取證”功能進行證據固定,并提交該公證處保管。所保管的網頁數據文件的電子數據指紋(MD5)為……(特別說明:該保管函僅為電子數據保管回執,不作為證明文件使用,如需證明相關文件內容,請另行提出公證申請,該公證處將依法進行審查后決定是否出具公證書)。被告對《電子數據保管函》有異議,認為該函并非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且不能證明原告為涉案文章的權利人。

  

3.涉案文章創作過程的相關文檔。原告提交了工作方案、司法大數據統計表、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大綱)、大數據報告創作過程稿等多份文檔,用以證明涉案文章系由原告組織創作并最終完成涉案文章。被告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均不認可,認為大數據報告工作方案、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大綱)的創作或最后保存時間在涉案文章發表之后,其余證據亦無法證明涉案文章系原告創作完成。

  

(二)勘驗筆錄。本案審理過程中,本院主持原告、被告對互聯網上相關信息進行勘驗,包括以下內容:


1.原告微信公眾號的勘驗記錄。原告微信公眾號公開信息主要內容顯示:名稱為原告,微信號為FilmLaw,認證情況為微信認證,主體信息為原告(其他組織),于2017年10月20日審核成功。被告確認該公眾號中存在涉案文章,但認為不能據此說明涉案文章系原告創作完成的法人作品。

  

2.威科先行庫的勘驗記錄。原告和被告均認可涉案文章在創作過程中使用了威科先行庫,故本院主持原告、被告對威科先行庫相關功能應用情況進行了勘驗。威科先行庫作為一款專業法律信息查詢工具,可提供法律法規、裁判文書、常用法律文書模板、實務指南、法律英文翻譯等各類法律信息的服務。打開威科先行庫,首頁下方顯示“Copyright ? Wolters Kluwer”,上方功能選項依次包括法規、案例、解讀、工具、問題、法律速遞和實務模塊。經原、被告同意,原告代理人通過Alpha法律智能操作系統登錄威科先行庫,按照被告的指令進行了以下操作:在“威科案例”中設置檢索條件,關鍵詞為“電影”,審理法院為北京市法院,審判日期為199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搜索后點擊“可視化”,生成大數據報告1。大數據報告1主要內容包括:數據來源,檢索結果可視化(整體情況分析、案由分布、行業分布、程序分類、裁判結果、標的額可視化、審理期限可視化、法院、法官、律師律所、高頻法條)和附錄。該報告同時生成了曲線圖、柱狀圖、圓環圖等形式的可視化分析圖形,并對圖形上顯示的數據進行了分析。檢索相應關鍵詞將涉案文章與大數據報告1進行對比,具體情況如下:

  

(1)涉案文章中的圖2北京各級法院審理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分布圖(見附件1)顯示了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等17個法院受理電影行業案件的數量,大數據報告1中的“法院”部分的圖形(見附件2)顯示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等5個法院受理電影行業案件的數量,二者均顯示出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受理案件數量最多,其次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2)涉案文章對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比率、侵權案件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比率進行了圖形展示和文字分析(見附件3),大數據報告1對律師、律所代理案件的次數進行了圖形展示和文字分析(見附件4),二者的圖形數據和構成、文字分析內容均不相同;涉案文章中的圖1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圖(折線圖,見附件5)顯示1995年至2017年電影行業逐年案件數量和增減趨勢,并對此進行了原因分析,大數據報告1中的“整體情況分析”顯示2009年至2017年案件數量的變化趨勢(曲線圖,見附件6),并進行文字分析,二者在圖形數據、圖形類別和文字分析內容等方面均不相同;涉案文章對侵權案件判令賠償的金額范圍進行了圖形展示和文字分析,大數據報告1沒有涉及該內容;

  

(3)檢索“身份”“原告”“案由”“標的”“合同”“勞動”等關鍵詞,顯示二者在上述內容均不相同。

  

3.在“威科案例”中設置檢索條件,關鍵詞為“電影”,審理法院為北京市法院,審判日期為199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案由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搜索后點擊“可視化”生成大數據報告2。大數據報告2主要內容包括:數據來源,檢索結果可視化(整體情況分析、案由分布、行業分布、程序分類、裁判結果、標的額可視化、審理期限可視化、法院、法官、律師律所、高頻法條)和附錄。該報告生成了曲線圖、柱狀圖、圓環圖等形式的可視化分析圖形,并對圖形上顯示的數據進行了分析。檢索相應關鍵詞將涉案文章與大數據報告2進行對比,具體情況如下:涉案文章中的圖4行業案件案由數量分布圖(柱狀圖,見附件7)顯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等10個案由的案件數量值,大數據報告2中的“案由分布”顯示著作權權屬糾紛、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等5個案由的案件數量比重(圓環圖)以及案件數量值(柱狀圖)(圓環圖和柱狀圖見附件8),二者在圖形數據、圖形類別、圖形分析維度和文字分析內容等方面均不相同。

  

對于上述勘驗結果,原告認為涉案文章具有獨創性,并非由威科先行庫生成,具體理由如下:涉案文章與威科先行庫自動生成的大數據報告1、2在內容上并不相同;在圖形的類別上,涉案文章使用了正態分布圖(折線圖),大數據報告1、2使用了曲線圖,且威科先行庫無法自動生成正態分布圖(折線圖);涉案文章的圖形系先由威科先行庫生成基礎的圖形,再由人工進行線條、顏色等外觀美化。原告主張涉案文章系其原創,通過在威科先行庫中按照一定條件檢索裁判文書,然后按原告設定的電影行業案件標準,經過人工逐份審閱,剔除不相關的案件,人工篩選出屬于電影行業的案件,總計2589件。然后針對上述裁判文書進行統計分析,形成最終的涉案文章。創作過程中使用了MicrosoftExcel工作表進行統計分析,使用Microsoft Excel工作表、Microsoft PowerPoint演示文稿繪制圖形。

  

被告認為涉案文章不具有獨創性,是由威科先行庫生成的,具體理由如下:涉案文章與威科先行自動生成的大數據報告1、2在文章結構、圖形類別、案件類型、案由分布和審理法院內容、先展示圖形后進行文字分析的模式等方面相同或類似;威科先行庫的內容是不斷更新的,故涉案文章與大數據報告1、2會存在不相同的地方;圖形及數據來自威科先行庫,不是原告經過調查、查找或收集獲得的,圖形也不是原告繪制;著作權法只保護自然人的創作,不保護人工智能生成的內容。

  

上述事實,有原告主張其權利的證據、庭審筆錄、勘驗筆錄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二、原告主張被告侵權的相關事實

  

(一)原告為證明被告未經授權在其經營的百家號平臺發表被訴侵權文章,侵犯其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


1.百度搜索引擎中檢索“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報告”的顯示結果、百家號平臺發表被訴侵權文章的網頁截圖及各自相應的公證云平臺電子數據保管函,用以證明百家號平臺于2018年9月10日發表了被訴侵權文章。網頁截圖內容與涉案文章基本一致,但沒有原告的署名,亦沒有引言、檢索概況、圖1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圖和結尾的“注”部分;標題下方有“點金圣手”字樣,文章右側有“點金圣手”簡介,即“知名財經評論員,10年證券實操經驗”。電子數據保管函的基本內容與上文提及的電子數據保管函基本一致,僅網址、電子數據指紋等不同。本案中,原告曾主張被訴侵權文章由用戶“點金圣手”發布,后變更主張為被告發布。

  

2.百度產品大全、百家號百度百科信息、百家號使用手冊等網頁截圖及各自相應的公證云平臺電子數據保管函,用以證明被告是百家號的經營主體;電子數據保管函的基本內容與上文提及的電子數據保管函基本一致,僅網址、電子數據指紋等不同。

  

3.網頁截圖,包括公證云平臺網站首頁和“關于平臺”網頁截圖、公證云平臺用戶服務協議、北京市國信公證處電子數據保管網頁截圖;

  

4.百家號服務協議,百家號使用手冊,百家號商業模式、服務協議及規則的取證過程視頻,以及各自相應的IP360取證數據保全證書,連同百家號發布內容審核頁,用以證明百家號平臺是為內容創作者提供內容發布、內容變現和粉絲管理的平臺,且被告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對百家號平臺具有極強的控制和管理能力;

  

5.在百度搜索引擎中檢索“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報告”,第1條檢索結果顯示標題為《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部分網址為https://baijiahao.com以及相應的公證云平臺電子數據保管函,與百家號服務協議、百家號商業模式、服務協議及規則的取證過程視頻一同證明,百度搜索引擎對被訴侵權文章進行主動推薦;

  

6.百家號收益指標說明,與百家號服務協議、百家號使用手冊、百家號商業模式、服務協議及規則的取證過程視頻一同證明,被告對百家號平臺用戶上傳的內容投放廣告,與百家號平臺用戶針對特定內容產生的廣告點擊量進行廣告收入分成,針對特定內容產生的商品訂單量進行傭金分成,二者在內容合作、利益分享等方面聯系緊密;

  

7.國家版權局《關于規范網絡轉載版權秩序的通知》、《國家版權局約談13家網絡服務商:防止違法轉載、洗稿等行為》的新聞網頁截圖、《中國互聯網網絡版權自律公約》以及各自相應的IP360取證數據保全證書。

原告主張上述證據證明被告從用戶上傳的內容中獲得著作權授權及著作權后續開發利用的權利,該公司為內容提供者,具有過錯且應承擔侵權責任。

  

(二)勘驗筆錄。在本案審理過程中,本院主持原告和被告對公證云平臺及原告在該平臺的存證情況進行了勘驗。


1.公證云平臺頁面主要內容顯示:該平臺是全國公證機構共同打造推出的集取證、存證和出證為一體的在線公證服務平臺,由法信公證云(廈門)科技有限公司負責研發和運維,為公證機構的在線受理、電子數據保管、電子簽約、知識產權保護等在線公證服務提供技術支撐。目前已與全國26個省(市、自治區)超過1100家公證機構建立合作關系。查詢公證云平臺ICP備案信息,顯示主辦單位名稱為法信公證云(廈門)科技有限公司,網站首頁網址為www.ezcun.com,審核通過時間為2018年10月18日。登錄原告提供的公證云平臺賬戶,經驗證,被告認可原告提交的上述網頁截圖與其在該平臺上保管的相應證據(相應網頁內容)均一致。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針對勘驗結果,被告認為,公證云平臺不是權威的取證、存證機構,原告的行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中對電子數據的取證、存證要求;根據電子數據保管函的內容,其僅為電子數據保管回執,不作為證明文件使用,需要提出公證申請才能出具公證書;原告可以隨意選擇存證的公證機構,不具有公信力。另外,經被告核查,百家號平臺未發表被訴侵權文章;且被告認為,百家號平臺提供的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不對用戶上傳的內容進行實質審查、編輯整理和推薦,故被告沒有實施侵權行為。

  

上述事實,有原告提交的主張被告侵權的證據、庭審筆錄、勘驗筆錄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三)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的事實


1.原告為證明其為本案支出合理費用共計560元,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1)公證云平臺收費標準的網頁截圖,顯示網頁取證每張收費2.5元,原告在該平臺對12張網頁進行了取證,共花費30元;

  

2)IP360過程取證收費標準及原告已支付的網頁截圖,顯示過程取證每次收費500元,原告主張其在IP360過程取證花費500元;

  

3)IP360快照取證收費標準及原告已支付的網頁截圖,顯示快照取證每次收費5元,原告在該平臺對6份證據進行了快照取證,共花費30元。

  

被告對上述證據不予認可。

  

2.原告主張被告賠償其經濟損失10 000元,但未提交證據,其主張涉案文章包含文字4511字和圖形15個,應根據《使用文字作品支付報酬辦法》的規定并予以從高認定賠償數額或予以懲罰性賠償。

  

上述事實,有原告提交的關于合理支出的證據、庭審筆錄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四、被告主張不侵權的相關事實

  

被告為證明該公司不侵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百度搜索結果頁面打印件,顯示“文章暫時找不到了”,但未顯示文章名稱,用以證明百家號平臺中未發現被訴侵權文章,且被告表示該文章之前是否存在無法核實;

  

2.《北京市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可視化分析報告》,被告使用Alpha法律智能操作系統選定相關搜索關鍵詞生成了該報告,用以證明涉案文章的文字和圖形亦采用類似的數據庫軟件生成,并非原告自己搜集獲得或編寫而成;

  

3.涉案文章截圖,文章上顯示案例庫為“威科先行”,用以主張原告使用該軟件自動生成了涉案文章;

  

4.北京市國信公證處相關網頁照片,顯示該公證處的公證流程,用以證明該公證處與公證云平臺屬于兩個機構。

  

原告認為對上述證據僅能證明被訴侵權文章已被刪除,不能證明該文章未經發表,其他內容的報告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

  

上述事實,有被告提交的證據、庭審筆錄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原告主張被告侵犯了涉案文章的著作權,被告辯稱涉案文章不構成作品,原告不享有涉案文章的權利,被告亦未向公眾提供涉案文章。故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一、原告是否為適格的主體;二、被告是否實施了被訴侵權行為;三、被告主張不構成侵權的抗辯是否成立。本院根據現有證據分別予以判斷。

  

一、原告是否為本案適格的主體

  

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原告主張涉案文章構成圖形作品、文字作品,本院分別進行審查。

  

(一)原告主張的圖形是否構成圖形作品

  

圖形作品是指為施工、生產繪制的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以及反映地理現象、說明事物原理或者結構的地圖、示意圖。圖形構成作品需具有獨創性。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中包含的技術方案、實用功能、操作方法等以及地圖、示意圖中包含的客觀地理要素、事實等,不受著作權法保護。就本案來說,相關圖形是原告基于收集的數據,利用相關軟件制作完成,雖然會因數據變化呈現出不同的形狀,但圖形形狀的不同是基于數據差異產生,而非基于創作產生。針對相同的數據,不同的使用者應用相同的軟件進行處理,最終形成的圖形應是相同的;即使使用不同軟件,只要使用者利用常規圖形類別展示數據,其表達也是相同的,故上述圖形不符合圖形作品的獨創性要求。原告雖然主張對上述圖形的線條、顏色進行了人工美化,但未提交證據予以證明。經勘驗,本院將涉案文章中的圖形與威科先行庫生成的大數據報告1、2的相關圖形進行對比,涉案文章中北京各級法院審理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分布圖與大數據報告1中“法院”部分的圖形均為柱狀圖,數據均體現出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受理案件數量最多,其次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上述2個圖形顯示的法院數量、每個法院受理案件的數量有所不同。除上述2個圖形的差異外,涉案文章中的其他圖形和大數據報告1、2的其他圖形在圖形數據、圖形類別上亦存在不同之處。但是,上述差異是不同的數據選擇、軟件選擇或圖形類別選擇所致,不能體現原告的獨創性表達。因此,涉案文章中的圖形不構成圖形作品,原告對其享有著作權的主張不能成立,對原告相關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原告主張的文字是否構成文字作品

  

文字作品是指小說、詩詞、散文、論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現的作品。審查相關文字內容是否構成作品,一般考慮如下因素:(1)是否屬于在文學、藝術和科學范圍內自然人的創作;(2)是否以文字形式表現;(3)是否可復制;(4)是否具有獨創性。就本案來說,涉案文章文字內容涉及對電影娛樂行業的司法分析,屬于科學范圍的創作,以文字形式表現且可復制。因此,原、被告的爭議焦點在于涉案文章的文字內容是否具有獨創性。

  

涉案文章系對一定期間內北京法院受理電影作品案件情況、律師代理情況等方面進行闡述的文字表達,原告主張為創作涉案文章,選定了與創作目的相契合的關鍵詞并利用上述關鍵詞對威科先行庫中的數據進行搜索、篩選,再對搜索結果涉及的裁判文書進行梳理、判斷、分析,最終形成了涉案文章。但是,被告認為,涉案文章是采用威科先行庫“可視化”功能自動生成的,并非原告通過自己的智力勞動創作獲得的,涉案文章不具有獨創性,不能構成作品。

  

基于被告的抗辯,本院應先對由威科先行庫自動生成的分析報告的性質、該分析報告的權益歸屬等問題進行分析判斷。

  

關于威科先行庫自動生成的分析報告是否構成作品的問題。從分析報告生成過程看,選定相應關鍵詞,使用“可視化”功能自動生成的分析報告,其內容涉及對電影娛樂行業的司法分析,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涉及的內容體現出針對相關數據的選擇、判斷、分析,具有一定的獨創性。但是,本院認為,具備獨創性并非構成文字作品的充分條件,根據現行法律規定,文字作品應由自然人創作完成。雖然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計算機軟件智能生成的此類“作品”在內容、形態,甚至表達方式上日趨接近自然人,但根據現實的科技及產業發展水平,若在現行法律的權利保護體系內可以對此類軟件的智力、經濟投入予以充分保護,則不宜對民法主體的基本規范予以突破。故本院認定,自然人創作完成仍應是著作權法上作品的必要條件。上述分析報告的生成過程有兩個環節有自然人作為主體參與,一是軟件開發環節,二是軟件使用環節。軟件開發者(所有者)沒有根據其需求輸入關鍵詞進行檢索,該分析報告并未傳遞軟件研發者(所有者)的思想、感情的獨創性表達,故不應認定該分析報告為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創作完成。同理,軟件用戶僅提交了關鍵詞進行搜索,應用“可視化”功能自動生成的分析報告亦非傳遞軟件用戶思想、感情的獨創性表達,故該分析報告亦不宜認定為使用者創作完成。綜上,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和使用者均不應成為該分析報告的作者。分析報告系威科先行庫利用輸入的關鍵詞與算法、規則和模板結合形成的,某種意義上講可認定威科先行庫“創作”了該分析報告。由于分析報告不是自然人創作的,因此,即使威科先行庫“創作”的分析報告具有獨創性,該分析報告仍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依然不能認定威科先行庫是作者并享有著作權法規定的相關權利。有關分析報告的署名問題,無論是軟件研發者(所有者)還是使用者,非創作者都不能以作者身份署名,應從保護公眾知情權、維護社會誠實信用和有利于文化傳播的角度出發,在分析報告中添加生成軟件的標識,標明系軟件自動生成。

  

雖然分析報告不構成作品,但不意味著其進入公有領域,可以被公眾自由使用。分析報告的產生既凝結了軟件研發者(所有者)的投入,也凝結了軟件使用者的投入,具備傳播價值。如果不賦予投入者一定的權益保護,將不利于對投入成果(即分析報告)的傳播,無法發揮其效用。對于軟件研發者(所有者)來說,其利益可通過收取軟件使用費用等方式獲得,其開發投入已經得到相應回報;且分析報告系軟件使用者根據不同的使用需求、檢索設置而產生的,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對其缺乏傳播動力。因此,如果將分析報告的相關權益賦予軟件研發者(所有者)享有,軟件研發者(所有者)并不會積極應用,不利于文化傳播和科學事業的發展。對于軟件使用者而言,其通過付費使用進行了投入,基于自身需求設置關鍵詞并生成了分析報告,其具有進一步使用、傳播分析報告的動力和預期。因此,應當激勵軟件使用者的使用和傳播行為,將分析報告的相關權益賦予其享有,否則軟件的使用者將逐漸減少,使用者也不愿進一步傳播分析報告,最終不利于文化傳播和價值發揮。如前所述,軟件使用者不能以作者的身份在分析報告上署名,但是為了保護其合法權益,保障社會公眾的知情權,軟件使用者可以采用合理方式表明其享有相關權益。

  

關于涉案文章是否為威科先行庫自動生成。本案中,為查明相關事實,本院組織雙方當事人對威科先行庫“可視化”功能進行了勘驗,由被告提供相應搜索關鍵詞,依次自動生成大數據報告1、2。經比對,涉案文章與大數據報告1在分析北京法院審理電影行業案件數量時,均只用一句話進行了文字描述,均傳遞出受理案件數量最多的是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其次是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的含義,但是二者的文字表達不同,文字內容所占比例極小。除此之外,涉案文章與大數據報告1、2的文字內容及表達完全不同。據此,涉案文章的文字內容并非威科先行庫“可視化”功能自動生成,而是原告獨立創作完成,具有獨創性,構成文字作品。被告的抗辯不能成立。

  

(三)涉案文章是否系法人作品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創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其他組織主持,代表法人或其他組織意志創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作者。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根據作品的署名情況推定權利歸屬。本案中,原告主張涉案文章系法人作品,著作權由其享有。本院認為,根據查明的事實,涉案文章在原告經營的微信公眾號首次發表,發表時署名為原告,并未提及涉案文章還有其他參與創作的主體;涉案文章系原告策劃的系列報告的首篇,在該系列報告的序言、預告部分亦說明涉案文章系原告已完成的工作成果,涉案文章的內容亦是以原告的視角進行的分析、評價。原告提交了創作過程中形成的多份文檔,雖然部分文檔保存時間在涉案文章發表之后,但從總體上看能夠體現該律所對涉案文章的創作過程。故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本院認定涉案文章是原告主持創作的法人作品,原告是本案適格的主體,有權針對侵權行為提起民事訴訟。

  

二、被告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著作權

  

本案中,原告主張被告是百家號平臺的經營者,百家號平臺是為內容創作者提供內容發布、內容變現和粉絲管理的平臺,被告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對百家號平臺具有極強的控制和管理能力。被告辯稱百家號平臺是信息存儲平臺,本院對此不持異議。本案審理過程中,原告曾主張被訴侵權文章由百家號用戶提供,后轉而主張被訴侵權文章由被告提供。本院認為,經營者在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等技術服務的同時,并不能排除同時提供內容服務(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等)的可能。在原告變更主張被告提供被訴侵權文章的情況下,本院將根據現有證據全面審查判斷被告提供服務的具體情形。

  

(一) 百家號平臺是否存在被訴侵權文章

  

本院認為,原告主張被告實施了提供被訴侵權文章行為,應當承擔舉證證明責任,原告初步舉證證明通過百家號平臺能夠獲得被訴侵權文章,若被告仍辯稱其未實施提供內容行為,應由被告承擔相應的舉證證明責任。本案中,原告提交了被訴侵權文章的網頁截圖,顯示被告經營的百家號平臺上存在被訴侵權文章。為保證其取證步驟的真實性及相關網頁的完整性,原告將相應網址的網頁通過公證云平臺“靜態頁面取證”功能進行證據固定,北京市國信公證處對此出具了相應的電子數據保管函。本院認為,原告提交的電子數據證明百家號平臺上存在被訴侵權文章,已完成了初步舉證責任,被告未提交相反證據證明其未實施上述行為,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民事責任。本案中,被告以原告未采用公證方式固定上述電子數據為由,對相應電子數據的真實性不予認可。本院認為,原告以何種證據形式提交上述證據,是其根據證據類型、保全程序繁瑣與否等因素作出的選擇,雖然經公證文書證明的證據具有較高的證明效力,但不能認為只有經公證保全的證據才具備真實性。被告對上述電子數據真實性提出異議,本院將結合質證情況,審查判斷上述電子數據生成、收集、存儲、傳輸過程中是否存在瑕疵。原告提交的電子數據,系利用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技術手段取得的,電子數據的生成主體和時間明確,內容清晰、客觀、準確,可以通過電子指紋形式得到驗證。關于保管函上所附聲明,本院認為,根據聲明內容來看,應是公證處表明其承接的是電子數據保管業務,并非公證保全證據業務,應系公證處在開展新業務之初作出的提示性聲明,并非指認上述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存疑。綜上,本院確認在原告取證之時,被告經營的百家號平臺上存在被訴侵權文章。

  

(二)被告向用戶提供服務的性質

  

一般來說,原告提起民事訴訟時,應當明確被告實施了何種侵權行為。本案中,原告起訴時主張百家號用戶“點金圣手”提供了被訴侵權文章,在法庭辯論終結前變更主張為被告提供了被訴侵權文章,但其所依據的事實并未發生實質性變化,為查明事實,正確適用法律,本院對被告實施行為的性質進行全面審查。

  

根據原告提交的網頁截圖等證據,百家號平臺上被訴侵權文章的頁面中出現了“點金圣手”的署名及“點金圣手”的簡介,但僅憑上述信息不足以認定“點金圣手”系被訴侵權文章的提供者。被告在本案中主張其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應承擔舉證證明責任。本案中,被告以其平臺上不存在被訴侵權文章為由,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本院認為,被告作為網絡服務的提供者,持有并管理著相關用戶信息及提供相關服務時留存的信息。在原告已提交初步證據證明百家號平臺上存在被訴侵權文章的情況下,從便于法院查清事實、便于權利人維護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被告應進一步提供證據或證據線索,如提供證明百家號平臺上被訴侵權文章的上傳者是否存在的相關證據;若該上傳者存在,應提供該上傳者的用戶名、聯系方式及為該上傳者提供技術服務時保留的上傳IP地址、上傳時間等上傳信息,以供法院全面審查。本案中,被告未提供關于上傳者的相關證據,故對被告在本案中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抗辯,本院不予采信。本院認定被告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提供了被訴侵權文章。

  

本案審理過程中,雙方當事人均認可百家號平臺上已不存在被訴侵權文章,原告亦不再要求被告停止侵權,本院對此不持異議。

  

(三)被告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權利

  

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百家號平臺上向公眾提供了被訴侵權文章內容,供公眾在選定的時間、選定的地點獲得,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故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經濟損失的主張,本院予以支持。關于賠償數額,本院將根據涉案文章的性質、被告主觀過錯、侵權情節等因素予以判定。涉案文章文字內容涉及司法分析內容,專業程度較高,字數較多;被告作為業內知名公司,經營的百家號平臺服務范圍較廣;涉案文章在原告微信公眾號上發布后次日,被告即向公眾提供被訴侵權文章;原告主張對涉案文章中圖形享有權利,本院未予支持。綜上,原告主張的賠償數額過高,本院不予全額支持;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支出的合理開支,亦應由被告負擔。

  

原告主張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署名權。本院認為,署名權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權利。本案中,原告創作完成涉案文章后,在文章中標注了名稱,并注明原創;而在被告提供的被訴侵權文章中,刪除了其署名,且出現了“點金圣手”的字樣,足以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點金圣手”系作者,侵害了原告享有的署名權。被告應以合理的方式向原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原告主張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保護作品完整權。本院認為,保護作品完整權是指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本案中,將百家號平臺上的被訴侵權文章與原告微信公眾號上的涉案文章相比較,前者刪除了原告為整個系列作品創作的引言、檢索概況,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圖和結尾的“注”部分,上述內容均非體現涉案文章獨創性表達的主要內容,未歪曲、篡改原告表達的思想,故對原告的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九條,第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四項、第十二項,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第四十九條規定,判決如下:

  

一、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在百度百家號(baijiahao.baidu.com)平臺首頁上連續48小時刊登道歉聲明,為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消除影響(聲明內容需經本院審核,若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拒不履行,本院將在一家全國發行的報刊上刊登判決書主要內容,相關費用由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二、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賠償經濟損失1000元及合理費用560元,共計1560元;

  

三、駁回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64元(原告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已預交),由被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負擔,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審  判  長   盧正新
審  判  員   賀 誠
審  判  員   韓 冰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法 官 助 理   魯 寧
書  記  員   李明檑


附件目錄:


1.涉案文章中北京各級法院審理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分布圖及分析


2.大數據報告1中“法院”部分的圖形及分析


3.涉案文章中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比率、侵權案件行業企業聘請律師的比率的內容


4.大數據報告1中律師、律所代理案件次數的主要內容


5.涉案文章中電影行業案件數量年度趨勢圖及分析


6.大數據報告1中“整體情況分析”部分的內容


7.涉案文章中行業案件案由數量分布圖及分析


8.大數據報告2中“案由分布”部分的內容


附件:


(2018)京0491民初239號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訴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附件.docx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