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其他->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其他

寧波奧克斯與格力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管轄權異議案民事裁定書

日期:2019-05-16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書

(2018)最高法民轄終93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寧波奧克斯空調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冷泠,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姚冠揚,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邱軍,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董明珠,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鄭泓,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浩淼,律師。
  

一審被告:廣州晶東貿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雱。
  

上訴人寧波奧克斯空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克斯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力公司)、一審被告廣州晶東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晶東公司)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粵民初34號之一民事裁定(以下簡稱一審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
  

奧克斯公司上訴稱


一審裁定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其主要事實和理由為:(一)廣東省不是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首先,從公證文書記載的內容來看,格力公司購買奧克斯空調的實際行為發生在網絡銷售平臺京東商城,因此實際銷售商是京東商城。格力公司并未提供運營該網絡銷售平臺的公司的注冊地或服務器所在地的證據,從現有證據無法確認銷售商京東商城的管轄地。其次,格力公司“下單”行為不是銷售行為之一,下單行為發生在廣東省不能作為被訴侵權產品銷售地的依據。下單僅是買的行為,而下單指令被記錄在京東商城的服務器中從而形成一份有效的訂單,即所謂的“接單”才是銷售行為。因此,網絡銷售行為的開始應發生在服務器所在地。格力公司的現有證據并不能證明明確的服務器所在地。再次,格力公司的現有證據無法確定“發貨”行為發生在廣東省。公證書中并未記載貨物的物流信息,無法知曉貨物從何處發出。根據生活經驗,貨物應由京東商城發出,至于具體的發貨地往往是不同的,至少在本案中并不明確。又次,雖然廣州晶東公司開具了產品發票,但是廣州晶東公司不應視為實際的銷售者。格力公司通過網絡平臺下單購買產品,京東商城接單形成訂單并提供產品,格力公司所訂立的買賣合同的對方主體是京東商城,而非廣州晶東公司。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合同關系只能發生在特定的主體之間,只有合同當事人一方才能夠向合同的另一方當事人基于合同提出請求或提起訴訟,而不能向與合同無關的第三人提出合同上的請求及訴訟。至于京東商城與廣州晶東公司的關系,格力公司并未提出證據。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廣州晶東公司是獨立的法人,并非格力公司訂立的買賣合同的相對方。廣州晶東公司不是實際銷售者,不是本案的適格被告。最后,由公證文書記載的內容僅能得知收貨地在廣東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無論是下單、發貨還是收貨,均發生在廣東省地域范圍內”的事實認定錯誤。廣東省僅是格力公司公證購買被訴侵權產品的收貨地,不宜據此將廣東省視為銷售行為實施地。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轄終107號裁定認定,在侵犯知識產權類案件中,如果原告通過網絡購物方式購買被訴侵權產品,在確定管轄時,不宜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二十條的規定,以收貨地作為管轄連結點。該裁定所確立的規則同樣適用于本案。相反,只要格力公司在京東商城進行下單、收貨,就可以根據收貨地址隨意選擇本案的管轄權,則違反管轄權的確定原則。(二)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不屬于共同侵權。本案中格力公司起訴奧斯克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包括制造、銷售和許諾銷售,起訴廣州晶東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包括銷售,兩被告的被訴侵權行為不同。這也說明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不存在直接關聯,客觀上不存在共同的被訴侵權行為,主觀上不存在共同侵權的故意或意思聯絡。此外,公證書亦不能證明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存在共同侵權的故意或意思聯絡。因此,即便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本案中對于廣州晶東公司具有管轄權,亦不能由此獲得對于奧克斯公司的管轄權。綜上,奧克斯公司請求本院撤銷一審裁定,將本案移送到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管轄。
  

格力公司答辯稱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本案不應移送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管轄。(一)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被告住所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首先,格力公司從京東商城公證購買了被訴侵權產品,京東商城作為網絡平臺,并非實際銷售主體,實際的銷售行為由網絡平臺上的店鋪實施。其次,涉案公證書顯示,廣州晶東公司向格力公司開具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發票,并向格力公司實際交付被訴侵權產品。廣州晶東公司作為被訴侵權產品的實際銷售者,是本案的適格被告。廣州晶東公司住所地在廣東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被告住所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銷售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首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侵權行為的實施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涉案公證書顯示,廣州晶東公司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屬于侵權行為,并且所述侵權行為的實施地在廣東省。其次,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被訴侵權行為的侵權結果發生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轄終107號裁定所針對的是侵害商標權糾紛,本案是侵害專利權糾紛,在法律適用上不具有同一性。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的規定,在侵害專利權糾紛案件中,被訴銷售行為的結果發生地即被訴侵權產品的收貨地人民法院應當具有管轄權。本案中,涉案公證書載明的收貨地為廣東省珠海市,廣東省珠海市屬于被訴銷售行為的侵權結果發生地。最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銷售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本案中,格力公司以被訴侵權產品制造者奧克斯公司與銷售者廣州晶東公司為共同被告起訴,且廣州晶東公司的銷售地在廣東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六條的規定,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為銷售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綜上,格力公司請求本院駁回上訴,維持一審裁定。
  

本院經審查認為


本案焦點問題是,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是否具有管轄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第一款規定:“因侵犯專利權行為提起的訴訟,由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該條第二款規定:“侵權行為地包括:被訴侵犯發明、實用新型專利權的產品的制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等行為的實施地;專利方法使用行為的實施地,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的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等行為的實施地;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制造、許諾銷售、銷售、進口等行為的實施地;假冒他人專利的行為實施地。上述侵權行為的侵權結果發生地。”本案中,各方當事人對于本案被訴侵權行為實施主體、侵權行為地、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否依據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獲得管轄權等問題均有爭議。因此,上述焦點問題可以進一步分解為:廣州晶東公司是否本案被訴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否依據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獲得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商和銷售商作為共同被告是否構成必要共同訴訟。對此,本院分析如下:
 

(一)關于廣州晶東公司是否本案被訴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
  

本案中,格力公司提交了記錄其通過京東商城購買13款被訴侵權產品的公證書及另外2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發票,用以證明廣州晶東公司實施了銷售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奧克斯公司主張,格力公司通過網絡平臺下單購買產品,京東商城接單形成訂單并提供產品,上述網絡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應為京東商城,并非廣州晶東公司。對此,本院認為,第一,被訴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應該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予以確定,在某些情形下,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可能并非唯一。通過網絡平臺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時,銷售發票記載的銷售主體原則上可以認定為被訴銷售行為的直接實施主體。本案中,為證明廣州晶東公司的銷售事實,格力公司提交了記錄其網購13款被訴侵權產品的公證書,公證書中均有銷售發票,另外2款被訴侵權產品雖沒有公證書,但亦有銷售發票。從全部15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發票看,發票上不僅記載了被訴侵權產品的具體型號,還蓋有“廣州晶東貿易有限公司”的發票專用章,同時部分發票在左上角有“京東”標識,部分發票在收款人欄記載為“京東商城”。上述證據可以證明,廣州晶東公司顯然是上述15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主體之一,是本案被訴網絡銷售行為的直接實施主體。第二,本案是專利侵權糾紛,并非產品買賣合同糾紛,判斷被訴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時,原則上并不受合同相對性的限制。奧克斯公司關于本案被訴網絡銷售行為的實施主體不是廣州晶東公司、廣州晶東公司并非本案適格被告等上訴主張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否依據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獲得單獨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
  

奧克斯公司主張,根據本案現有證據無法確定被訴侵權產品的發貨地、廣東省僅是被訴侵權產品的網絡購物收貨地,因此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不能以廣州晶東公司的侵權行為地和被告住所地獲得管轄權。對此,本院認為,第一,關于依據廣州晶東公司的住所地確定管轄的問題。前已論及,廣州晶東公司為涉案15款被訴侵權產品的網絡銷售商,其住所地位于廣東。顯然,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廣州晶東公司的住所地獲得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第二,關于依據廣州晶東公司的侵權行為地確定管轄的問題。本案中,廣州晶東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通過網絡銷售本案15款被訴侵權產品。被訴侵權產品系通過網絡進行銷售,依據網絡銷售商的被訴銷售行為地確定案件管轄權時,被訴銷售行為地的認定既要有利于管轄的確定性、避免當事人隨意制造管轄連接點,又要便利權利人維權。在網絡環境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五條規定的銷售行為地原則上包括不以網絡購買者的意志為轉移的網絡銷售商主要經營地、被訴侵權產品儲藏地、發貨地或者查封扣押地等,但網絡購買方可以隨意選擇的網絡購物收貨地通常不宜作為網絡銷售行為地。具體到本案,首先,關于附有出庫單的9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從格力公司提交的證明其網絡購買涉案13款被訴侵權產品的公證書看,其(2017)粵珠橫琴第8191、8192、8193、8194、9195、8196、8197、8198、8199號公證書附有被訴侵權產品出庫單,且出庫單上均記載有“佛山2號庫”字樣。該記載表明,上述9份公證書涉及的被訴侵權產品的儲藏地均在廣東省,并可合理推定被訴侵權產品的發貨地在廣東省。由于上述被訴侵權產品儲藏地和發貨地均在廣東省,因此可以認定廣東省為上述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其次,關于未附出庫單的其他6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除上述9款被訴侵權產品外,其他6款被訴侵權產品包括4款公證購買的被訴侵權產品及僅有購買發票的2款被訴侵權產品均未附出庫單。本案現有證據雖不能直接證明該6款被訴侵權產品的儲藏地或者發貨地位于廣東省,但根據該6款產品與前述9款產品的銷售主體均為廣州晶東公司、購買過程均為通過京東商城網絡購買等事實,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合理推定該6款產品的儲藏地或者發貨地亦位于廣東省。可見,基于本案現有證據,可以認定未附出庫單的6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亦位于廣東省。由于本案15款被訴侵權產品的銷售地均位于廣東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廣州晶東公司的被訴銷售行為地獲得針對廣州晶東公司本案糾紛的管轄權。第三,關于本案是否屬于以網絡購物收貨地作為侵權行為地確定管轄的問題。奧克斯公司主張,廣東省僅是格力公司公證購買被訴侵權產品的收貨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轄終107號裁定確立的規則,不宜適用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二十條規定,以網絡購物收貨地作為侵權行為地確定管轄。前已論及,依據本案現有證據,可以認定或者合理推定格力公司通過網絡購買的15款被訴侵權產品的儲藏地或者發貨地均位于廣東省。一審裁定關于“無論是下單、發貨還是收貨,均發生在廣東省地域范圍內”的事實認定并無明顯錯誤。但需要指出的是,一審裁定以格力公司網絡購物的下單和收貨行為地作為認定本案被訴侵權產品銷售地的依據,適用法律有所不當,本院予以糾正。由于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儲藏地或者發貨地均位于廣東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以據此獲得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因此,本案并非單純依據網絡購物收貨地作為管轄依據的情形,與本院(2016)最高法民轄終107號裁定確立的規則并無沖突,一審裁定的上述錯誤并不影響本案糾紛管轄權的確定。綜上,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獲得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奧克斯公司關于無法確定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發貨地、廣東省僅是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網絡購物收貨地等相關上訴主張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本案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商和銷售商作為共同被告是否構成必要共同訴訟
  

奧克斯公司主張,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不屬于共同侵權,即便假定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本案中對于廣州晶東公司具有管轄權,亦不能由此獲得對于奧克斯公司的管轄權。奧克斯公司的該上訴主張實質提出了格力公司將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作為本案共同被告是否構成必要共同訴訟的問題。本院已經闡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廣州晶東公司的侵權行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獲得單獨針對廣州晶東公司的本案糾紛管轄權。根據奧克斯公司的上訴主張,仍需要進一步闡明奧克斯公司與廣州晶東公司作為共同被告是否構成必要共同訴訟。對此,本院分析如下:第一,在侵權糾紛領域,多個被訴行為人共同實施侵權行為時可以基于訴訟標的的同一性構成必要共同訴訟,但是必要共同訴訟的范圍并不限于基于共同侵權形成的共同訴訟。在多個被訴行為人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時,仍可以基于訴訟標的的同一性以及防止判決沖突、保護當事人利益等政策原因構成必要共同訴訟。對于后一類必要共同訴訟,一旦原告選擇在同一案件中對多個被告共同起訴,法院仍可以合并審理而無需征得被告的同意。當然,如果原告選擇對多個被告分別起訴,法院并不必然需要在特定訴訟中追加其他關聯主體參與訴訟。第二,在專利侵權案件中,如果專利權人將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商和銷售商作為共同被告提起訴訟,該訴訟可以構成后一類必要共同訴訟。原因在于:首先,訴訟標的的同一性。專利權人將被訴侵權產品的制造商和銷售商作為共同被告時,盡管制造商和銷售商分別實施了不同的侵權行為,但是其侵權行為密切關聯。被訴侵權產品制造商制造并售出被訴侵權產品后,下游銷售商的銷售行為屬于制造商制造、銷售行為的自然延伸。兩者針對的被訴侵權產品相同,均以同一被訴侵權產品落入專利保護范圍為基礎,且侵權結果部分重疊,從而形成了部分相同的訴訟標的。其次,防止裁判沖突的政策考慮。由于針對被訴侵權產品制造商和銷售商的訴訟均以同一被訴侵權產品落入專利保護范圍為主要訴訟標的,將兩者作為共同被告一并予以審理,可以有效防止或者減少裁判沖突的可能性。再次,經濟效果的政策考慮。將針對被訴侵權產品制造商和銷售商的訴訟作為必要共同訴訟一并予以審理,既可以避免專利權人分別起訴制造商和銷售商時可能造成的雙重得利,又可以適度減輕專利權人的維權成本、當事人的訴訟成本以及法院的審理成本。最后,這類必要共同訴訟具有法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六條第一款規定,原告僅對侵權產品制造者提起訴訟,未起訴銷售者,侵權產品制造地與銷售地不一致的,制造地人民法院有管轄權;以制造者與銷售者為共同被告起訴的,銷售地人民法院有管轄權。這一規定事實上已經將針對制造者與銷售者作為共同被告的訴訟作為后一類必要共同訴訟予以對待。本案中,奧克斯公司系被訴15款侵權產品的制造商,廣州晶東公司系被訴15款侵權產品的銷售商,格力公司將制造商奧克斯公司和銷售商廣州晶東公司一并作為共同被告,構成后一類必要共同訴訟。銷售商廣州晶東公司的被告住所地和銷售地法院即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一百七十一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朱理
  審判員毛立華
  審判員佟姝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張博
  書記員劉方方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