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商務->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電子商務->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互聯網 > 電子商務

反壟斷與電商合規之美國最高院蘋果案給予的三點合規啟示

日期:2019-05-17 來源:匯業法律觀察公眾號 作者:潘志成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匯業評論|反壟斷與電商合規系列二——美國最高院蘋果案給予的三點合規啟示


2019年5月13日美國最高法院就蘋果公司訴派伯案(Apple v Pepper)做出判決,九名大法官最終以五比四的表決判定蘋果公司敗訴。那么這個判決是否意味著蘋果公司的行為構成壟斷?蘋果公司用于抗辯的先例判決伊利諾伊磚(Illinois Brick)是否被推翻?本案給互聯網電商平臺帶來哪些影響和思考,我們在此嘗試對上述問題逐一進行回答。


啟示一:對于電商平臺消費者具有反壟斷訴訟原告資格


首先需要說明和澄清的是,蘋果公司敗訴與蘋果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壟斷無關,本案最高法院審理的問題僅為原告是否具有起訴蘋果公司的原告資格。在本案中以Robert Pepper先生為代表的一組消費者起訴蘋果公司(Apple Inc),聲稱蘋果公司在其APP Store中出售APP軟件,且對所有出售的APP均按售價收取30%的傭金(commission),因蘋果公司在APP Store市場具有壟斷地位,因此其強制性收取30%傭金的壟斷行為導致消費者無法享有競爭形成的價格。


針對原告Pepper等消費者提起的訴訟,蘋果公司首先向法庭提起了駁回原告起訴申請(motion to dismiss)。根據美國聯邦民事訴訟程序,被告在收到原告送達的原告起訴文件之后,在所有正式庭審程序開始之前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請駁回原告的部分或全部訴訟請求。申請駁回訴訟請求的具體理由包括:受理法院缺乏爭議事項管轄權(lack of 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缺乏屬人管轄權(lack of personal jurisdiction)、缺乏有效送達(lack of effective service)、以及原告不具有訴訟資格(lack of standing)等等。


在本案中,蘋果公司申請駁回原告起訴的理由正是原告不具有原告資格,其所依據的是美國最高法院于1977年作出的先例判決伊利諾伊磚案(Illinois Brick Co. v. Illinois, 431 U.S. 720, 1977)。根據該案判決,唯有買賣關系中的直接購買者可以向出售者提起反壟斷訴訟,而在本案中蘋果公司事實上僅是App Store的平臺運營商,App真正的出售方是App開發商;因此消費者可以起訴App開發商,或者可以由App開發商起訴蘋果公司,但是消費者不具有起訴蘋果公司的原告資格。


蘋果公司申請駁回原告起訴的理由得到了地區法院的支持,但是被第九巡回法院上訴法庭推翻。蘋果公司遂上訴至美國最高法院。在最高法院的訴訟中,蘋果公司的主張甚至得到了美國司法部的支持——美國司法部作為支持蘋果公司的法庭之友出庭發表意見,卻沒有得到卡瓦諾大法官等五名大法官的支持。卡瓦諾大法官代表多數意見大法官撰寫的判決書指出,伊利諾伊磚案并不能阻止原告向蘋果公司提起訴訟。


啟示二:競爭損害效果意義上的近因原則未被法院采納


本案中吊詭的一幕在于無論是上訴方蘋果公司,還是被上訴方消費者,均主張依據伊利諾伊磚案可以支持其觀點。美國最高法院最終判決消費者可以繼續起訴,因此沒有支持蘋果公司依據伊利諾伊磚所提出的駁回原告起訴的主張,恰恰也是依據伊利諾伊磚案先例判決。


在伊利諾伊磚案中,伊利諾伊磚公司出售混凝土磚給建筑商,建筑商建好房子后出售給包括伊利諾伊州政府在內的購房人。伊利諾伊州起訴伊利諾伊磚公司,認為伊利諾伊磚具有壟斷地位并向建筑商收取了不公平的高價,建筑商在將建好的房子出售給購房人時,又將伊利諾伊磚公司收取的高價轉嫁給購房人(pass on theory)。然而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在該案中購房人沒有原告資格,只有直接從壟斷者那里購買產品的購買者即建筑商才有原告資格。卡瓦諾大法官撰寫的判決書指出,如果適用伊利諾伊磚先例判決,消費者可以具有起訴蘋果公司的原告資格。在App開發商—蘋果公司App Store—消費者的交易鏈條中,實際上購買人是消費者,而出售方恰恰是蘋果公司。


戈薩奇大法官代表四名反對意見大法官撰寫了反對意見,指出多數意見大法官將伊利諾伊磚案片面理解為形式上的買賣合同關系,而忽略了該案中真正強調的經濟效果意義上的近因原則。在戈薩奇大法官看來,App的定價方和實質上的出售方應為App開發商,因此即便蘋果公司構成壟斷,App開發商更符合經濟效果或競爭損害效果上的直接受損害方,而在近因原則指導下,由App開發商起訴蘋果公司對于損害事實查明更具有經濟合理性和訴訟便利性。


卡瓦諾大法官在其代表多數意見大法官撰寫的判決書,也對戈薩奇大法官的觀點作出了回應,指出將伊利諾伊磚案解讀為“定價規則”(即真正的定價方才是出售方),是將伊利諾伊磚案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曲解(Apple' s line-drawing does not make a lot of sense, other than as a way to gerrymander Apple out of this and similar lawsuits)。卡瓦諾指出,即便伊利諾伊磚判例存在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反托拉斯法法條中規定“任何受到損害的一方都可以訴訟”,該規定相當寬泛,因此多數意見大法官的解讀更符合法條原義。


啟示三:電商環境下交易鏈條及平臺角色變化引發更多競爭關注


首先,如前所述,本案事實上僅涉及Pepper等原告是否具有起訴蘋果公司的原告資格問題。卡瓦諾大法官在判決書中也特別指出:在這一訴訟的早期階段,我們并未評判原告針對蘋果公司提出的訴訟請求是否可獲支持,也未考慮蘋果公司是否具有其他的抗辯。我們僅僅認定伊利諾伊磚并未阻止原告提起訴訟(At this early pleading stage of the litigation, we do not assess the merits of the plaintiffs' antitrust claims against Apple, nor do we consider any other defenses Apple might have. We merely hold that the Illinois Brick direct-purchaser rule does not bar these plaintiffs from suing Apple under the antitrust laws)。


事實上,要讓法庭真正判決蘋果公司的行為構成壟斷,原告還有許多功課需要做。被告也可以提出許多抗辯,需要法院予以解決。這其中包括競爭損害如何確定?蘋果公司收取多少傭金方才合理?對本案投反對意見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在本案庭審時也指出,若消費者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起訴蘋果公司,而APP開發商也可以起訴蘋果公司,二者訴請賠償的競爭損害又是相同的,是否會造成蘋果公司需要賠償雙倍的競爭損害?對這些問題的回答均將影響法院的最終判決。


另一方面,本案判決畢竟認定消費者具有原告資格,可以直接向蘋果公司提起訴訟。蘋果公司等電商平臺原本可以賴以提出抗辯的消費者原告資格問題已不復存在,這也會迫使蘋果公司等電商平臺重新審視其對平臺上商家抽成或收取傭金(commission)、由商家定價的交易模式,究竟能夠在多大程度上規避反壟斷法訴訟的風險。


本案從表面上看是原被告雙方圍繞對1977年在先判例(Illinois Brick)的理解而展開的爭奪,其背后反映出的問題是,法律和先例判決應當如何解決和應對在新的電子商務環境下的交易鏈條和競爭。電子商務環境已完全不同于傳統的廠商-經銷商-購買人/消費者的縱向交易鏈條,更多的是廠商/服務提供者-平臺-消費者這樣橫向與縱向交錯關系,或者軸幅式(hub spoke)的交易關系。平臺在交易鏈條中也與傳統經銷商的角色產生很大變化,不再是傳統的單邊傳導廠商的市場力量,而往往平臺對商家及消費者雙邊市場均具有市場力量。在此情況下,固守傳統的理論和判例,的確難以準確分析和應對新的競爭問題,而執法機關也給予更多的競爭關注。


需要指出的是,我國的《電子商務法》該法第35條也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以及技術等手段,對平臺內經營者在平臺內的交易、交易價格以及與其他經營者的交易等進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或者向平臺內經營者收取不合理費用。”可以預見,我國競爭執法機關在未來的執法中也會更加重視與電商平臺相關的競爭問題,電商及平臺經營者也需要密切關注蘋果案的未來走向,在合規體系建設和日常管理中更加重視競爭合規。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