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其他->互聯網->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互聯網 > 其他

最高檢:莫讓互聯網成為網絡犯罪“溫床”

日期:2019-05-08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馮飛 瀏覽量:
字號:

“知識產權犯罪開始由線下向線上轉移,由于涉網絡犯罪具有隱蔽性、跨地域性等特點,這給檢察機關取證帶來諸多難題。”4月2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了以“充分履行檢察職能 提升知產保護品質”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通報了2018年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工作情況,發布了14件2018年度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典型案例。其中,網絡知識產權犯罪成為檢察機關關注的重點。


犯罪呈現四大特點


2018年4月,趙某某等人因犯侵犯著作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及罰金,該案是全國最大的盜版兒童繪本案,涉及國內外著作權人100余萬人、出版社50余家、盜版書360余萬本,系建國以來涉案書籍數量最多、碼洋最高、范圍最廣、著作權人最多的盜版兒童繪本案。


該案是2018年全國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工作的一個縮影。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委會委員、第四檢察廳廳長鄭新儉介紹,2018年,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涉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3306件5627人,同比均上升31.7%;提起公訴4458件8325人,同比分別上升21.3%和22.3%。其中,批捕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等侵犯商標權犯罪3100件5266人,起訴4136件7741人;批捕侵犯著作權罪、銷售侵權復制品罪等侵犯著作權犯罪107件174人,起訴145件304人;批捕侵犯商業秘密罪28件53人,起訴27件56人;批捕數罪或他罪中含侵犯知識產權行為70件133人,提起公訴147件220人。


“目前,知識產權犯罪呈現四大特點:一是利用互聯網實施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數量快速增長,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銷售渠道由原來傳統的實體店面、固定場所向利用互聯網銷售等新型渠道發展,侵權作品也多以網絡方式傳播;二是案件呈現生產、物流、銷售環節分離、上下線延長、受害人分布廣及數額認定復雜等特點,查辦難度增大;三是侵犯商標權犯罪案件占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的90%以上,涉及煙酒、食品、服帽、化妝品、數碼產品等多個領域;四是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手段不斷翻新,犯罪分工日趨細化,隱蔽性越來越強。”


鏟除網絡犯罪土壤


在廣東龍某某侵犯著作權犯罪案中,游戲運營者租用了國外的服務器架設、運維私服游戲。案發后,該私服游戲停止運營,涉案電腦等設備被丟棄在境外,如何取證成為檢察機關面臨的棘手問題。


類似于該案的知識產權犯罪并不鮮見,侵犯著作權犯罪紛紛“觸網”是近幾年來的一大特點,在打擊此類犯罪時,檢察機關面臨取證難等諸多難題。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四檢察廳副廳長劉太宗介紹,這類案件的打擊難點在于:一是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有隱蔽性、跨地域性等特征;二是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案件侵權技術手段更新快,侵權內容容易被刪改,原始證據容易滅失,證據材料收集、認定困難;三是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行為不斷花樣翻新;四是對打擊時效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的危害后果擴散速度快,被侵權的作品能夠在短時間內在網絡上無限次傳播,若不及時進行打擊,將給權利人帶來更大的經濟損失。


針對犯罪分子的“道高一尺”,檢察機關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到了“魔高一丈”。劉太宗介紹,在重大疑難復雜案件中,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偵查,拓寬偵查思路,引導偵查機關追根溯源,更好地運用技術手段全面搜集和固定證據。比如,在廣東龍某某等侵犯著作權犯罪案中,檢察官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充分運用專家智庫,掃除技術盲區,會同偵查人員通過技術手段復原私服游戲的整體運作流程、資金流向以及人物關系等,巧妙運用關聯證據,在境內完成取證工作,破解跨境取證難題,并對偵查機關遺漏同案犯追捕追訴,有力地指控了犯罪。


“為應對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不斷更新的技術手段和帶來的法律適用難題,檢察機關不斷加大辦案隊伍專業化建設,組建知識產權專門辦案隊伍,培養相關專業領域的人才,精準高效辦理侵犯知識產權案件。”劉太宗介紹,2018年3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了《關于指派、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參與辦案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規范和促進檢察機關指派、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參與辦案,協助解決專門性問題或者提出意見。各地檢察機關通過引進“外腦”,建立統一的知識產權專家智庫,為司法辦案提供更多的智力支持。


此外,劉太宗介紹,全國檢察機關還不斷加強與公安機關、行政執法機關跨地區、跨部門的協作,完善線索通報、證據移交、技術共享、案件協調等協作機制,讓藏匿在網絡背后的犯罪分子無處遁形。與此同時,檢察機關還立足辦案積極延伸檢察職能,通過制發檢察建議等方式督促行政機關堵塞制度漏洞,如對不構成犯罪的違法者進行行政處罰、建議行政執法機關依法關停相關網站服務器等,鏟除網絡侵犯著作權犯罪的土壤。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