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理論前沿->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理論前沿->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理論前沿 > 商標

以實證案例為視角探析“老字號”糾紛司法規制路徑

日期:2017-10-30 來源:中華商標雜志 作者:馬寧 瀏覽量:
字號:

老字號是歷史的活名片,不僅承載著世代相傳的產品、技藝和服務,續寫著傳奇色彩濃厚的創業故事,亦彰顯著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在市場經濟的滾滾浪潮下,還演繹著傳統與現代、流行與經典的碰撞及對弈。筆者試從實證角度思考關于老字號糾紛的點點滴滴,并通過對經典案例的分析解讀現行裁判規則,在此基礎上探析“老字號”糾紛裁判規則的完善思路以及相應司法職能的拓展。
 
一、老字號糾紛的主要分類標準 

近年來,關于老字號的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糾紛有過諸多分類標準。如以不同主體為依據,分為老字號的合法傳人與其他意圖攀附其商譽的市場經營者之間的糾紛,因歷史原因改制后,新、老經營者及其關聯企業之間的爭議,以及與老字號無歷史淵源的“山寨”經營者之間的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案件;或以實體內容為依據,分為老字號知識產權權屬糾紛和老字號知識產權侵權糾紛;還有以老字號權利的具體形態為依據,劃分為字號與字號之間、字號與商標之間、字號與域名之間的沖突;更有甚者,以特定地域為界,將發生在域內和域外的爭議劃歸不同陣營。 

正如“一葉難以障目”,單一的分類標準亦無法涵蓋錯綜復雜的權利人身份,更無法容納包羅萬象的權利內容。為此,筆者認為,既可以不同主體為依據,通過采納差異化的權利內容及形態,規制更具綜合性的分類標準;也可另辟蹊徑,以老字號糾紛的產生原因為依據,將實踐中的民事糾紛歸納為:因公私合營等歷史原因產生的糾紛;因“傍名牌”“搭便車”等市場原因產生的糾紛;以及因字號流轉或商標許可使用等商業行為產生的糾紛等。 

二、老字號糾紛主要類型的實證案例分析 

(一)因公私合營等歷史原因產生的糾紛 
如在“宏濟堂”老字號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法院綜合考量了歷史與現狀,最終認定:“行為人基于其股東的歷史傳承和授權,并非惡意攀附他人企業名稱或商標,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老字號,該使用是歷史形成的、善意的,不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 [1]再如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張小泉剪刀案、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泥人張案,都遵循了“歷史、現狀和公平” [2]的裁判模式,結合案件事實的歷史形成與發展過程,剖析爭議現狀,在此基礎上進行公平合理的裁判。 

(二)因“傍名牌”“搭便車”等市場原因產生的糾紛
在“吳良材”案中,三聯吳良材眼鏡公司系著名的“中華老字號”企業,蘇州吳良材眼鏡公司作為前者影響力所及區域內的同業競爭者,在理應知曉“吳良材”字號知名度及影響力的情況下,仍將企業名稱由“寶順”變更為“吳良材”,其主觀難謂善意,屬于“擅自使用他人的企業名稱或者姓名,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依法構成不正當競爭[3]。再如在“同德福”案中,法院認為“在老字號中斷經營期間,與該老字號相同或近似的文字被他人注冊為商標,與老字號具有歷史淵源的傳承人在未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前提下將老字號作為企業名稱或個體工商戶字號經營使用,未引人誤認且未突出使用該字號的,不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或不正當競爭。但與老字號無歷史淵源的商標注冊人,以老字號的歷史進行宣傳的,構成不正當競爭”[4]。再如在“同慶號”案中,當事人雙方西雙版納同慶號、易武同慶號均與“同慶號”老字號無歷史淵源,西雙版納同慶號并未如實使用自己的“同慶”商標,而是變形、添加使用,制造與“同慶號”老字號存在密切關聯的假象,違背誠信原則,故即便歷經多年,也無法明顯增強“同慶”文字商標的顯著性,相應的保護范圍不宜過寬,其專用權效力亦無法及于真正的“同慶號”標識[5]。 

(三)因商標許可使用等商業行為產生的糾紛
廣藥集團與加多寶之間關于“王老吉”商標和相關權利的訴訟,是此類糾紛中較為典型的案例。“王老吉”系一款具有百年歷史的中藥配方涼茶,也是一款傳統醫藥品牌。基于品牌延伸理念,商標法設計了商標許可制度。作為許可人,廣藥集團許可香港鴻道集團使用“王老吉”商標,后者專門成立“加多寶集團”,并投入巨資打造該品牌。后經仲裁,廣藥集團收回“王老吉”,并禁止加多寶集團繼續使用該商標。作為曾經的被許可人,加多寶集團認為其有權分享其所締造的品牌價值,且現有的商標許可制度無法完整涵蓋“老字號”商標許可使用事宜,遂發生爭議。最高人民法院終審認為:“結合紅罐王老吉涼茶的歷史發展過程、雙方的合作背景、消費者的認知及公平原則的考量,因廣藥集團及其前身、加多寶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均對涉案包裝裝潢權益的形成、發展以及“王老吉”品牌的商譽積累,做出了積極的貢獻,為避免導致顯失公平的結果或損及社會公共利益,涉案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權益,在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和尊重消費者認知并不損害他人合法權益的前提下,可由廣藥集團與加多寶公司共同享有。” 

三、老字號糾紛裁判規則提煉與理論追溯
 
(一)尊重歷史與現實
歷史與現實息息相關,歷史亦屬現實的一部分。將歷史與現實相結合,用歷史的眼光考量現實中的爭議,才能使裁判更加貼合實際。針對具有復雜歷史成因的老字號知識產權權利沖突案件,應當堅持尊重歷史、保護在先權利、誠實信用、維護公平競爭等原則,在考慮歷史因素和使用現狀的基礎上,本著善意共存和包容發展進行處理。尤其需注意審查這些要素:“雙方權利產生之時的歷史環境,當時的相關法律規定,實踐慣例等”“雙方長期共存的歷史事實是否會損害健康有序的市場競爭環境、導致相關公眾混淆誤認”“雙方是否存在資本、業務、人員等千絲萬縷的法律關聯” [6],還原真實的糾紛起因,避免脫離歷史,直接套用現成的法律思維簡單裁判。 

(二)貫通道德與法律 
“進入法律界限的道德評價才具備法律意義”。作為倡導主流價值觀的兩大利器,司法與道德應當相互結合和促進,比如誠實信用原則,除卻遏制行政領域中的搶注行為,該原則在民事司法領域也具有重要的適用意義。由于商譽是品牌的核心,亦是企業極為重要的無形資產,而老字號作為歷史悠久、信譽非凡的知名商號,經過長期使用,已經在相關公眾中建立了較高的信譽度和美譽度,品牌價值極高。部分市場經營者本著“傍名牌”和“搭便車”心理,惡意搶注老字號商標,將與老字號相同或相關的商業標識登記為企業名稱等,意圖通過攀附老字號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增強自身的市場凝聚力及商業感召力。此時,就需切實發揮誠實信用原則的導向作用,引導市場主體開展誠信經營與有序競爭,創造和累積真正屬于自己的商譽。
 
(三)權衡規范與發展
法律制定于過去然則面向未來,避免法律適用的僵化,需要司法秉持與時俱進的精神,“采取先發展、后規范的態度,先讓新生事物進行發展,逐步進行規范” [7]。正如洛克的勞動學說所延伸出來的“增加價值” [8]理論,當勞動產生出某種增加價值,勞動者應當對其創設或者增加的價值享有相應的利益。換言之,由商標許可使用等權利流轉行為引發的后續糾紛,應當“基于沖突雙方在知識產權增值過程中各自所作的實際貢獻,尊重雙方長期積累的智力和勞動成果,而不是簡單地以權利產生的先后順序來確定侵權與否” [9]。該類爭議同時涉及商標許可使用等商業模式的開發運用,不僅揭示了現行立法在老字號保護方面存在的不足,也為老字號商標許可法律制度的完善提供了空間。最高人民法院亦在“王老吉”案終審判決中明確:“知識產權制度在于保障和激勵創新,勞動者以誠實勞動、誠信經營的方式創造和積累社會財富的行為,應為法律所保護。”還有學者結合該案,提出可通過“拓寬商標強制許可適用范圍、實施特許加盟制度” [10]等,回歸實質公平,真正彰顯老字號的價值。 

四、老字號糾紛裁判需要注意的點以及相應司法職能的拓展 

(一)明確適格訴訟主體 
由于民事訴訟中法官無權裁量商標的可注冊性,我國法律亦無關于“老字號傳承權”的明文規定,商標法上又規定了注冊自由原則,故應從如下幾方面,確保訴訟主體的適格性。首先,合理把握傳人概念。明確傳人并不限于血緣關系上的代代相傳,還包括“歷史上尚未形成權利劃分的共同使用、家族長期共存使用、合同約定使用、授權使用” [11]等,合理判斷當事人與老字號的真實淵源。其次,尊重傳統商業道德。明確長期退出歷史舞臺的老字號創辦者后人已不屬于市場經營者,不屬于適格的訴訟主體。最后,保障社會公共福祉。隨著經營的長期中斷,老字號可能會逐漸沒落,也可能經由其他經營者開發利用后繼續發揚光大,或者沉淀為一項公有領域的文化符號,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類獲得保護。此時,保護老字號就不僅僅是特定主體(如創辦人后代)的義務,還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如在“方順和”案[12]中,長期中斷經營的老字號創辦者后人方森良即被裁定駁回起訴。 

(二)厘清法律適用依據
當前,我國法律尚未形成對于老字號的特殊保護機制。關于字號(商號)的保護散見于《民法通則》第二十六條、第三十三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七條,《企業名稱登記管理實施辦法》第三條,《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解決商標與企業名稱中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四條等規定中。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經濟形勢下知識產權審判服務大局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0條亦規定了“對于因歷史原因造成的注冊商標與企業名稱的權利沖突,當事人不具有惡意的,應當視案件具體情況,在考慮歷史因素和使用現狀的基礎上,公平合理地解決沖突,不宜簡單地認定構成商標侵權或者不正當競爭;對于權屬已經清晰的老字號等商業標識糾紛,要尊重歷史和維護已形成的法律秩序”,從司法政策的角度對老字號的法律保護給予回應。故在案件的實體處理方面,一般依據被告侵害的權利客體(如注冊商標,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特有包裝裝潢等),認定為商標侵權或者不正當競爭。并結合個案的實際需求,納入對當事人主觀意圖的判斷,對于老字號標識顯著性和知名度等的考量,以及對于在先權利的保護,切實發揮誠實信用原則的價值導向功能,彰顯司法的價值衡量標準。
 
(三)合理延伸司法職能
司法具有被動性、中立性、個案性,需結合自身職能的合理延伸,從而為老字號提供更加全面、系統、有效的司法保護。如對于中斷經營的老字號,法官通過具體的裁判明確其歸屬之后,可通過向行業協會、市場經營管理者等相關單位發送司法建議的方式,積極延伸審判職能。如建議由行業協會主導,將相應領域的老字號注冊為集體商標或者證明商標,為規范市場主體開展有序競爭設置相應的門檻,并通過發揚其知名度和美譽度,為老字號品牌價值重新注入生機;同時亦可建議各級政府及職能部門繼續規范老字號認定工作,不斷優化老字號發展環境,提升老字號保護水平,遏制不誠信經營者“傍名牌”“搭便車”的企圖。通過形成事先防范機制,落實事中監管措施,拓寬事后救濟途徑,構建全方位的立體保護機制,將傳統商業文化的價值發揚光大。
 
五、結語 

“尊重歷史,尊重事實,尊重智力勞動及其帶來的成果,權衡各方利益,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不僅是立法的一大原則,也是司法的一大原則,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體現法治的精髓。” [13]提煉、總結并完善老字號糾紛裁判規則,有助于厘清真正適格的訴訟主體;也有利于維護健康的市場競爭秩序,激勵同業競爭者恪守誠信、合法獲取市場優勢地位;還有助于降低消費者的識別及搜索成本,避免其對產品或服務的質量、來源產生混淆誤認,對于提升全社會的知識產權意識,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亦是一劑良方。另外,從居中裁量者的視角分析,完善老字號糾紛裁判規則,也有利于法官更好地實現傳統道德文化、現代商業文明與社會公共利益之間的平衡,并對老字號提供更加全面、系統、有效的司法保護。
 
作者單位: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 

注釋:
[1] 參見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魯民三終字第2號民事判決書。
[2] 孔祥俊:《商標法適用的基本問題》,中國法制出版社2014年版,第191頁。
[3] 參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09)蘇民三終字第0181號民事判決書。
[4] 該案系最高人民法院第12批指導案例的第58號案例。
[5] 參見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云民終534號民事判決書。
[6] 沈志先主編:《知識產權審判精要》,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7] 孔祥俊:《商標法適用的基本問題》,中國法制出版社2014年版,第247頁。
[8] 馮曉青:《知識產權法哲學》,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3年版,第51頁。
[9] 沈志先主編:《知識產權審判精要》,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10] 陳小慧:《“老字號”商標許可法律制度探析以紅綠罐“王老吉”之爭為契入點》,載于《福建江夏學院
學報》 2012年8月,第57頁。
[11] 鄧玲:《“山寨”老字號商標及不正當競爭糾紛的司法裁判研究》,載于《知識產權》雜志,2017年第6期,第47頁。
[12] 參見杭州鐵路運輸法院(2016)浙8601民初230號民事裁定書。
[13] 劉紅:《字號權是知識產權嗎》,載于《人民法院報》, 2003年8月17日第2版。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