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正義網采訪徐新明律師:人工智能"作品"之爭:到底有沒有著作權?

日期:2018-12-14 來源:正義網 作者:單鴿 瀏覽量:
字號:

近日,因著作權糾紛,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與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對簿公堂,引起這場官司的是一篇由法律統計數據分析軟件生成的文章。這起著作權案,將人工智能創作物是否屬于作品、人工智能創作物版權屬于誰等問題擺在了人們面前。

  

一篇人工智能創作的文章引發著作權糾紛

  

《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就是引發北京菲林律師事務所(以下簡稱菲林律所)與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度公司)對簿公堂的那篇文章。

  

9月9日,菲林律所在其微信公眾號上首次發表了名為《影視娛樂行業司法大數據分析報告》的文章。第二天,“點金圣手”未經許可,便在百家號平臺上發布該文章,并刪除了文章的首尾和署名。

  

為此,菲林律所將百度公司告上法庭。百度公司則認為,涉案文章不具有獨創性,是采用法律統計數據分析軟件生成的,并非由原告通過自己的勞動創造獲得,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范圍。同時,原告不是本案的適格主體,沒有證據證明涉案文章是法人作品。

  

面對百度公司的質疑,菲林律所認為,報告生成過程使用了軟件,但最終是經過人工加工而成的,當然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作品”。

  

AI 參與創作的東西,有沒有著作權?這一爭議成了案件的關鍵點。

  

人工智能能否創造作品?

  

隨著深度學習的繼續深化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普及開來,AI創作音樂或者文學作品已經屢見不鮮,一幅 AI 的畫作甚至被拍賣出 43.25 萬美元,對著作權的討論逐漸成了法律領域避不開的議題。

  

“到目前為止,在創作領域,人工智能還僅僅是一個創作工具。”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叢立先表明了他的看法,“利用這個創作工具進行創作,和利用一支筆創作在法律本質上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當前的技術,離真正的類人人工智能還很遠。”叢立先進一步解釋說,當前人工智能在由弱人工智能向強人工智能轉變。當前的人工智能不具有自己的思維,并不能真正的像人類一樣完全擁有感知和處理思維的能力。

  

“即使是像AlphaGo這樣,也不是它戰勝了人類。”叢立先告訴記者,“而是它背后的程序設計師和訓練它的相關公司,將程序和算法設定好,它的識別能力才能達到了一定程度,才比人類強,但這只是基于算法的競技意義上的強于人類。”

  

受訪專家指出,目前國內對人工智能創作物還存在立法空白。對于人工智能能否產生作品,能否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叢立先持有積極的態度。他表示,當前著作權法的基本原理同樣適用于人工智能創作。“只要創作物達到了一定的創新程度,符合作品要件的要求,就是著作權法保護的對象。”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徐新明認為,作品歸根結底還是人的智力成果,我國現行法律僅保護人的智力成果,人工智能并非法律意義上的著作權人。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了法人或其他組織可以是作品的作者,但是對作品進行創作的依然是‘自然人(人)’。”

  

在徐新明看來,要想使人工智能生成的文章成為作品,創作過程中必須要有自然人的參與。“如果有自然人實質性參與獨創性創作,則所完成的成果系獨創性的智力成果,屬于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依法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如果沒有自然人實質性參與獨創性創作,僅輸入了簡單的關鍵詞、設定抽象目標、格式要求等,由軟件自行完成,則不屬于智力成果,不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不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他說。

  

人工智能作品的著作權人是誰?

  

目前,谷歌、微軟、百度、騰訊等科技企業都高度重視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在爭相發展人工智能產業,并且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與企業資金投入緊密相連。這種情況下,確認人工智能創作物的版權歸屬也就有了重要意義。

  

受訪專家表示,目前國內對人工智能創作物還存在立法空白。我國《著作權法》第9條中規定,著作權人包括:作者;其他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權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當前,人工智能程序或機器本身無法被涵蓋在這幾類主體之中,那是否意味著人工智能作品的著作權人就無法確認?

  

此前有專家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版權法在“權利歸屬”問題上,應充分考慮“保護投資、促進產業發展”因素。

  

在西南政法大學副教授易健雄看來,對這個問題還需要深入研究。“我目前比較傾向于,著作權歸屬于實際使用人。”易健雄說道。

  

叢立先認為,人工智能的研發和制造者(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公司),如果利用人工智能來創作,那么就對這個作品擁有權利。

  

如果將人工智能程序或機器出賣給了他人,他人利用人工智能程序或機器創作出作品,如何確定權屬?

  

“利用人工智能程序或機器創作出新的東西,或者是訓練它更智能,那么創作出來的新東西的版權,有協議有約定的,應該從協議從約定。但是一般情況下,大家都不知道簽這種協議。”叢立先表示,“沒有協議,誰購買了人工智能程序或機器,它就被當做物權的所有權轉移,誰用它作為工具創作作品,誰控制它,誰就擁有權利。”

  

相關鏈接:

  

國外關于人工智能創作物的處理方式

  

日本:2014年,在《專利法》中增加了針對人工智能創作物的司法解釋,即除了人類勞動產生的知識產權之外,由計算機自主創作的、能夠與其他創作作品進行區分的文學創作物,同樣受到知識產權保護。2017年,有針對性地制定了與人工智能機器人訓練材料相關的法規,即在使用受知識產權保護的作品對人工智能等計算機算法進行算法訓練時,必須得到知識產權擁有者的允許。

  

美國:對人工智能創作物制定了補充性的法律規定,通過設立補充條款,認定人工智能創作物同樣受知識產權法律保護,同時將知識產權權利授予人工智能的制造者。

  

英國:1988年,在《版權、設計與專利法》中認可“計算機生成作品的權利歸屬于對該作品的創作進行必要安排的人”這一做法,但其中的“計算機生成作品”并不是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因此傳統意義上的著作權人也無法對其行使著作權權利,著作權人享有的是鄰接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