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案例->年度精選->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綜合案例->年度精選->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綜合案例

2018年重慶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日期:2019-04-26 來源:知產力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01、重慶市設計院與同方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2017)渝05民初1528號

(2018)渝民終234號


裁判要旨


在建設工程設計活動中,如果原設計單位向建設單位提交了設計圖且沒有證據證明其違約的情況下,建設單位另行與后設計單位簽訂工程設計合同,并將原設計圖提供給后設計單位,后設計單位完成的設計圖與原設計圖實質相同時,不能視為建設單位在約定工程項目范圍內對圖紙作品的繼續使用,其行為侵犯了原設計單位的著作權。


推薦理由


根據《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在委托作品著作權屬于受托人的情形下,委托人可以在合同約定或委托創作的特定目的范圍內使用作品,但如何確定該使用范圍卻不無爭議。尤其是在委托設計建設工程施工圖的情況下,常常存在建設單位與原設計單位因履行合同產生爭議并解除合同的情形,建設單位因招標、施工及驗收等都離不開工程設計圖,往往另行委托其他設計單位進行工程設計,建設單位及后設計單位是否系在約定工程項目內使用原設計圖紙值得研究。


案情介紹


2016年6月,同方公司與石柱建委簽訂《縣城夜景燈飾建設項目設計合同》,約定同方公司為項目的設計單位,承擔該項目設計任務,同方公司后向石柱建委提交了設計圖紙。2017年4月19日,石柱建委明確裕興公司為前述項目業主,并委托裕興公司與同方公司進行設計任務的往來以及支付設計費用。2017年7月23日,石柱建委向同方公司發出《解除合同通知書》,稱同方公司雖履行了部分設計服務,但未根據修改意見修改到位,通知解除雙方簽訂的《縣城夜景燈飾建設項目設計合同》。2017年8月3日,裕興公司與重慶市設計院簽訂了《建設工程設計合同(一)》,將原建設項目委托重慶市設計院進行設計,并將同方公司的設計圖交與重慶市設計院。其后,項目方將重慶市設計院設計的施工圖進行項目施工招投標。同方公司起訴認為重慶市設計院侵犯其著作權,要求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重慶市設計院侵犯了同方公司的著作權,判決重慶市設計院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43.7萬元。重慶市設計院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


一、以合同約定方式決定著作權的歸屬時,約定應當明確、具體,否則著作權應屬于受托人。本案中涉案合同并未對設計作品的著作權明確約定;同時,從合同的主要內容及履行情況看,即使合同明確約定了設計成果的著作權歸委托人所有,但在委托人未履行給付義務時,著作權仍應由受托人享有,故涉案圖紙的著作權應歸同方公司。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委托人在約定的使用范圍內享有使用作品的權利;雙方沒有約定使用作品范圍的,委托人可以在委托創作的特定目的范圍內免費使用該作品”的規定,基于委托創作合同的性質和建設工程設計合同的目的,石柱建委作為委托人可以在合同約定的工程項目上使用同方公司設計,如利用設計圖進行施工、竣工驗收,根據工程項目的變化對原有的設計圖進行必要的修改等。但本案中,石柱建委是認為同方公司的設計不符合合同約定才與其解除合同,并與重慶市設計院簽訂新的設計合同,由重慶市設計院另行負責施工圖設計。在此情形下,重慶市設計院理應獨立進行創作、設計,但其設計圖紙卻與同方公司的設計圖紙構成實質性相似。如果將設計院的行為視為石柱建委或裕興公司在工程項目范圍內的使用行為,則對同方公司不公平。也正是如此,本案與(2016)最高法民再336號案件并不相似。(2016)最高法民再336號案件中,全部工程設計已完成且絕大部分工程已經竣工,在原設計單位不配合進行主體基礎工程驗收的情況下,發包人與新設計單位簽訂設計合同,新設計單位按照合同及發包人的要求,根據工程建設實際情況復制、修改施工設計圖紙,并以設計單位名義出具設計圖紙用于報審、驗收。兩個案件中的發包人與后設計單位簽訂合同的背景、合同的目的、內容均不相同,不能參照適用。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02、隆準、馬光華與重慶市川劇院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2017)渝0112民初14110號

(2018)渝01民終3932號


裁判要旨


法人可以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單位職工創作的職務作品;對業務范圍的確定不應局限于企業營業執照登記的范圍,還應結合企業宗旨,參酌社會發展、技術進步等因素綜合確定。


推薦理由


根據《著作權法》第十六條規定,職務作品區分為一般職務作品和特殊職務作品,對作者享有著作權的一般職務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有權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司法實踐中,一般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的認定標準、法人或其他組織的業務范圍如何確定、優先使用是有償還是無償等問題均存爭議。本案相關裁判規則的確立,使前述法律適用問題得到一定程度的明確。


案情介紹


隆準(系隆學義之子)、馬光華(系隆學義之妻)主張權利的作品為川劇《金子》劇本,該劇本系曹禺繼承人授權重慶市川劇院對曹禺的名著《原野》改編而成,編劇為隆學義,其生前在重慶市川劇院從事編劇工作。重慶市川劇院因隆學義創作《金子》劇本向其支付創作及加工費共計37000元、獎金共計70000元。


劇本《金子》于2005年5月30日進行了著作權登記,證書上載明作品完成時間為1999年8月10日。2005年12月8日,重慶市川劇院又對川劇《金子》進行了著作權登記,作品性質為影視作品,載明完成時間為1999年4月20日。重慶市川劇院出品川劇《金子》DVD版和VCD版,其影像封面均載有“編劇隆學義”。


2015年12月,重慶市川劇院籌備拍攝川劇《金子》的電影版,擬定將以全程記錄舞臺演出的形式拍攝電影,重慶市文化委員會向其頒發了《攝制電影許可證》。2017年3月8日,重慶市川劇院與迪爾哈特制作有限公司簽訂《〈金子〉電影拍攝合同》,約定:重慶市川劇院在重慶川劇藝術中心進行三場《金子》演出,由迪爾哈特制作有限公司負責拍攝;為了保存整個拍攝過程并作為歷史資料保存,重慶市川劇院將聘請第三方對迪爾哈特制作有限公司的部分拍攝活動進行拍攝記錄。重慶市川劇院后又與北京郭三省視覺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重慶特呂弗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簽訂《電影后期制作委托協議》,委托兩公司對已經拍攝完成的川劇版數字電影《金子》進行后期制作。


隆準、馬光華起訴認為,重慶市川劇院作為隆學義生前工作單位,將川劇《金子》拍攝成電影超出了其業務范圍,不能免費使用劇本,應當向隆準、馬光華支付報酬。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隆學義系劇本《金子》的著作權人,重慶市川劇院在舞臺上演出川劇《金子》的行為屬于對劇本的現場表演,而其拍攝電影的行為是使用攝像機記錄舞臺劇的行為,未超出其業務范圍,屬于合法使用,鑒于重慶市川劇院已向隆學義支付劇本創作費及獎金,隆準、馬光華主張另行支付報酬的請求于法無據,故判決駁回隆準、馬光華的訴訟請求。宣判后,隆準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在于到底誰是劇本《金子》的著作權人以及如何界定重慶市川劇院的業務范圍,這些都涉及對《著作權法》第十六條的理解與適用。


首先,《著作權法》第十六條區分了一般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一般職務作品的著作權人系作者本人,而特殊職務作品的著作權人系作者所在單位,作者只享有署名權。與一般職務作品相比,特殊職務作品通常指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計算機軟件等以解決技術問題為目的,具有較強實用性、功能性的作品,強調作品創作對單位資金、設備、資料等物質技術條件的依賴。《金子》作為典型的文學藝術作品不符合上述特征,因而屬于一般職務作品。


其次,《著作權法》第十六條規定,對作者享有著作權的一般職務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有權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依通常理解,“業務范圍”系指“個人或者某個機構的專業工作所涉及的范圍”,其核心詞為“專業”。重慶市川劇院作為國家投資成立的川劇文化事業單位,按照其“發展川劇藝術,促進文化事業”的企業宗旨,其業務范圍包括對川劇藝術的保存、展示、傳播等,而表現形式不應僅僅局限于“川劇舞臺表演”這一傳統形式,以圖書出版、音像資料發行、電影拍攝等方式或手段保存、展示、傳播川劇藝術的,都應當屬于重慶市川劇院的業務范圍。

   

據此,二審法院認為,重慶市川劇院拍攝電影《金子》的行為屬于在其業務范圍內的使用,并未侵犯隆學義對劇本《金子》享有的著作權,且隆學義已獲得單位給予的劇本創作費及獎金,川劇院后續的使用行為可以不再支付報酬,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03、重慶華龍艾迪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廣州堅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2018)渝0112民初2941號

 

裁判要旨


權利人利用自己開發的而非第三方服務機構開發的軟件或平臺對電子證據進行保全,經法院審查后,只要該電子證據符合法律規定的客觀公正性,就不能因為該證據系其自己保全而不予采信。


推薦理由


為固定電子證據,當事人一般使用第三方服務機構開發的軟件或平臺對電子證據進行保全,以體現電子證據取得的客觀性。那么對于通過自行開發的電子數據固化系統取得的電子證據,由于當事人具有對相關數據進行修改的可能性,對此種電子證據應該如何認識呢?本案對此問題進行了探討,提出了裁判規則,以應對現代技術發展為案件審理帶來的挑戰。


案情介紹


華龍艾迪公司通過授權取得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全部媒體作品的復制權及信息網絡傳播權,且獲得重慶日報報業集團許可,對侵犯著作權的行為以自己名義進行維權。華龍艾迪公司通過自主研發的《互聯網數據固化系統/V1.0》發現未經其允許,堅和公司主辦經營的www.myzaker.com網站上載有 《鄉村公路 便民中心 農村電商 小康路上的‘脫貧三寶’》一文,該文章系華龍艾迪公司享有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新聞報道,遂起訴至法院。審理中,為證明堅和公司網站上有被控侵權新聞報道,華龍艾迪公司除舉示《互聯網數據固化系統/V1.0》數據固化報告外,還通過百度搜索進行當庭勘驗。通過百度搜索新聞報道名稱,能夠檢索到以下內容:該新聞報道名稱+ZAKER新聞、被控新聞報道第一句以及“www.myzaker.com/articl…-百度快照”。但點擊該內容進入www.myzaker.com網站后顯示內容不是涉案被控侵權新聞報道。堅和公司據此否認侵權事實成立。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證明堅和公司侵權的證據《互聯網數據固化系統/V1.0》系華龍艾迪公司自行開發的軟件系統,根據專家咨詢意見,該系統具備固化數據的功能,但因華龍艾迪公司自行掌握軟件源代碼,不排除其篡改數據的可能性,故該證據中立性存疑,僅憑該證據不足以證明堅和公司在其經營的www.myzaker.com網站上使用了被控侵權新聞報道。華龍艾迪公司為證明侵權事實,另外提供了百度檢索結果作為補充。通過百度搜索,在略縮圖頁有“《鄉村公路 便民中心 農村電商 小康路上的‘脫貧三寶’》-ZAKER新聞”、該新聞報道第一句以及“www.myzaker.com/articl…-百度快照”等內容顯示。可證明在www.myzaker.com網站上曾出現過《鄉村公路 便民中心 農村電商 小康路上的“脫貧三寶”》新聞,且該新聞第一句與華龍艾迪公司主張權利的新聞報道第一句一致。點擊進入該新聞報道網頁后顯示的網頁后綴與華龍艾迪公司舉示的《互聯網數據固化報告》一致。在新聞報道名稱、部分報道內容、相關網頁后綴均一致的情況下,堅和公司作為網站經營者,對網站服務器有條件進行修改、刪除,有責任舉示在新聞報道名稱、部分報道內容、相關網頁后綴均一致的情況下新聞報道其余內容不一致的證據,而不能僅以網頁最終顯示內容不是被控侵權新聞報道作為未侵權的依據,故一審法院認定堅和公司實施了被控侵權行為。宣判后,當事人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04、上海視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與廣州歡網有限公司、重慶有線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2016)渝0112民初17495號

(2018)渝01民終470號

 

裁判要旨


微信公眾號平臺的開發需要遵循騰訊公司制定的基本規則,因此微信公眾號的頁面設計在要素的選擇、結構的安排、欄目的功能以及菜單的名稱上會受到限制,個體的創作空間有限,其表達方式通常不具有獨創性,一般不被認定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推薦理由


網頁的版式設計在以往的案件中多被作為匯編作品給予著作權法保護,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基于手機終端開發的諸如微信公眾號等程序能否成為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如果能,是作為計算機軟件進行保護,還是對其顯示的頁面進行單獨保護?如果給予保護,又如何對權利人的權利和公眾利益進行平衡?本案對上述問題進行了積極的思考。


案情介紹


有線公司針對智能EPG系統建設發布招標文件,視暢公司與歡網公司均參與投標,歡網公司最終中標。騰訊公司在《微信公眾平臺開發者文檔》中陳述“自定義菜單最多包括3個一級菜單,每個一級菜單最多包含5個二級菜單”。


微信公眾號“看客影視”的賬號主體為視暢公司。該公眾號首頁底端的三個菜單欄自左向右依次為“功能”“微電視”和“看客中心”。其中“功能”的子菜單顯示為“云相冊”“遙控器”和“全網搜索”;“看客中心”的子菜單顯示為“平臺幫助”“意見反饋”“APP下載”和“掃一掃”;點擊“搜索”,該公眾號推送一條信息,內容為“您好,請在聊天對話框中輸入搜索關鍵字如:片名、主演、導演、類型或者片名首字母,即可搜索影片。同時支持微信語音搜索影片。”點擊“意見反饋”,微信公眾號進入標題為“意見反饋”的頁面,內容分為反饋類型、聯系方式、意見反饋三項。點擊“微電視”進入標題為“看客影視”的頁面,導航欄自左向右依次為“推薦”“直播”“分類”“我的”及搜索鍵,點擊“推薦”,頁面自上而下依次顯示為:一個影視作品的圖片及名稱,“當前熱播”“電影”“電視劇”“動漫”“綜藝”“紀錄片”等欄目,每個欄目下并排顯示三個影視作品的圖片及名稱。點擊“直播”,下又分為“央視”“衛視”“地方臺”“電視劇”“綜藝”和“新聞”欄目,其中,“央視”欄目下顯示對應的央視頻道并顯示該頻道的LOGO及當前播放的節目名稱。


微信公眾號“來點微電視”的賬號主體為有線公司,該公眾號首頁菜單欄及對應子菜單顯示內容與“看客影視”基本相同。點擊“微電視”子菜單進入標題為“來點微電視”頁面,該頁面與“看客影視”對應頁面顯示內容基本相同。視暢公司認為歡網公司和有線公司使用了其作品,構成著作權侵權,遂提起訴訟。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微信公眾號的頁面設計一般不受著作權法的保護,因為平臺的開發需遵循騰訊公司對微信公眾平臺的基本設定,一方面,單個菜單是根據功能的需要而設定的,其名稱均為單詞或詞組,是對該菜單功能的高度濃縮介紹,因其思想與表達重合,故單個菜單欄不具有獨創性;另一方面,由于手機端屏幕不同于電腦端屏幕,其可供布局的空間有限,故騰訊公司對每級菜單的數量均進行了限制,在每級菜單數量有限的前提下對多個菜單的排列組合也僅僅是一種簡單的羅列,不能體現設計者獨特的思想,也不具有獨創性。就本案而言,在三網融合的背景下,電視除了直播功能外還有點播功能,因此按照“電影”“電視劇”“動漫”“綜藝”“紀錄片”等對點播內容進行分類介紹、按照“央視” “衛視” “地方臺”等對直播內容進行分類均屬于通常分類標準,視暢公司對上述頁面構成要素的選擇均具有普遍通用性,不具有獨創性。再者,由于手機端屏幕的局限性,手機端視頻網站內容自上而下顯示均為一張大圖,剩下的并排兩張或三張小圖,這種排列方式也較為普遍,不具有可以加以保護的獨創性。綜上,視暢公司主張的上述頁面也不能獲得著作權法的保護。視暢公司不能禁止他人在設計公眾號時使用屬于公有領域的表達,否則會違背著作權法鼓勵作品創作和傳播的立法目的,從而損害公眾的利益。一審法院判決駁回視暢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05、重慶萬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龐玲玲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017)渝05民初1389號

(2018)渝民終157號

 

裁判要旨


涉案廣告詞是以重慶地區方言經過簡單排列組合而形成的慣常表達方式,不具有獨創性,不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在廣告詞的內容不具有獨創性的情形下,即使該廣告詞是以某地區的方言進行表達的,亦不能增加其獨創性,不應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


推薦理由


一般而言,在判斷一句廣告詞是否為著作權法所保護時,應具體考察其是否具有獨創性,是否體現了作者的創造性勞動。那么,在該廣告詞是以一地的方言進行表達的時候,是否亦應遵循上述原則呢?本案對上述問題作了有益的探索。


案情介紹


萬道餐飲公司在其經營的餐廳內使用“土炮李記串串香”門頭招牌和“沒得幾十強勒種廢話,我們豆是重慶賊巴適串串香”廣告詞。龐玲玲在其經營的“李記串串香回龍灣總店”內使用了相似門頭招牌和和廣告詞。萬道餐飲公司起訴認為龐玲玲侵犯了其對“土炮李記串串香”門頭招牌享有的美術作品著作權和對“沒得幾十強勒種廢話,我們豆是重慶賊巴適串串香”廣告詞享有的文字作品著作權。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龐玲玲侵犯了萬道餐飲公司對“土炮李記串串香”門頭招牌享有的美術作品著作權,并構成虛假宣傳,但由于萬道餐飲公司對“沒得幾十強勒種廢話,我們豆是重慶賊巴適串串香”廣告詞不享有文字作品著作權,判決駁回萬道餐飲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萬道餐飲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廣告詞“沒得幾十強勒種廢話,我們豆是重慶賊巴適串串香”使用了重慶地區的常用方言,是方言的簡單排列組合,不具有獨創性,沒有體現作者的創造性勞動,不屬于我國著作權法所稱的文字作品。萬道餐飲公司認為該廣告詞大量應用于其經營的“土炮李記串串香”門店招牌設計與經營宣傳中,給廣大消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消費者很容易就將該廣告詞與萬道餐飲公司經營的“土炮李記串串香"聯系起來,該廣告詞已經具有了相當大的商業價值。二審法院認為,廣告詞所具有的商業價值與該廣告詞是否具有獨創性,是否體現了作者的智力創造性勞動無關,地區方言是社會公眾共有的資源和財富,其慣常表達方式不應由一人壟斷。故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06、成都客車股份有限公司與重慶小康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重慶瑞馳汽車實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2017)渝01民初674號

(2018)渝民終65號


裁判要旨


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為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一般不受理;但是,如果被訴侵權行為是復制、摹仿、翻譯在先馳名商標的,則被訴侵權商標雖為注冊商標,人民法院亦可以受理。當事人提出認定馳名商標的請求應當是明確、具體的,否則,不宜認定當事人向人民法院提出了認定馳名商標的請求。


推薦理由


本案厘清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三條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款之間的關系,即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為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一般不受理,但在先商標系馳名商標的除外。


案情介紹


成都客車公司擁有QQ截圖20190426111230.png注冊商標專用權,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2類:汽車;公共汽車;(長途)公共汽車,商標專用權期限經續展自2013年11月14日起至2023年11月13日止。成都客車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蜀都牌公交客車使用該商標。


重慶小康公司擁有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圖形商標,該商標注冊日為2016年1月28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12類“汽車、電動運載工具”等。同時,2015年4月以來,重慶小康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重慶瑞馳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系列電動汽車車頭、方向盤、輪轂蓋等位置使用了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標識。


成都客車公司認為重慶小康公司、重慶瑞馳公司在電動汽車上使用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標識和在汽車等商品上及相關商業活動中使用QQ截圖20190426111505.png注冊商標的行為侵犯了其注冊商標專用權,遂訴至法院。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雖然重慶小康公司、重慶瑞馳公司使用的標識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和注冊商標QQ截圖20190426111505.png與成都客車公司的注冊商標使用在類似商品上且構成近似,但不會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或對其來源產生誤認,因此不構成商標侵權,判決駁回成都客車公司的訴訟請求。成都客車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關于重慶小康公司、重慶瑞馳公司使用自己的注冊商標QQ截圖20190426111505.png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款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三條的規定,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為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一般不受理;但是,如果被訴侵權行為是復制、摹仿、翻譯在先馳名商標的,則被訴侵權商標雖為注冊商標,人民法院亦可以受理。本案中,成都客車公司的QQ截圖20190426111230.png與重慶小康公司的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均為注冊商標,成都客車公司如欲起訴重慶小康公司,應以自己的注冊商標是馳名商標為前提,但是,成都客車公司卻并未在一審審理期間提出認定馳名商標的請求,因此,人民法院依法不應當受理。雖然成都客車公司認為其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使用注冊商標的訴訟請求隱含了認定馳名商標之意,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人民法院在審理商標糾紛案件中,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案件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涉及的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依法作出認定”的規定,當事人提出認定馳名商標的請求應當是明確、具體的,應該被對方當事人及人民法院完全知曉,并作出訴訟應對和安排。二審法院認為,成都客車公司不能視為已經依法提出認定馳名商標的請求,故裁定駁回成都客車公司的該項起訴。


關于重慶小康公司、重慶瑞馳公司使用標識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二審法院認為,雖然被訴侵權標識QQ截圖20190426111505.png與成都客車公司注冊商標QQ截圖20190426111230.png在構成要素上存在相似性,但是QQ截圖20190426111505.png為全黑色實心橢圓輪廓和全黑色實心S,而QQ截圖20190426111230.png為鏤空橢圓輪廓和漸變色S, 從整體視覺效果上看存在可區分的差異。考慮到汽車類商品價格較昂貴、使用壽命較長、涉及交通運輸安全、與消費者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的特點,有關消費者會施以更高的注意力、花費更多的時間對該商品的各個方面進行較為仔細的比較甄別進而作出購買決定,包括品牌、生產廠家、價格、性能配置、外觀、養護成本、售后服務等,而不會簡單地以汽車的圖形標識作為是否購買的依據。因此,在被訴侵權標識QQ截圖20190426111251.png與成都客車公司注冊商標QQ截圖20190426111230.png存在差異且相關公眾的注意程度較高的情況下,不易發生市場混淆,二者不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近似商標。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成都客車公司的該項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07、鄧世華與大渡口區黃陳包子鋪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2017)渝05民初1031號

(2018)渝民終281號


裁判要旨


商標法領域的描述性詞匯是指僅僅或者主要是直接描述、說明商品的屬性或特點的詞語。判斷文字商標是否屬于某種商品的描述性詞匯,通常需要考慮如下因素:(1)該詞匯的詞典含義;(2)該詞匯被用以描述涉案商品的實際使用情況;(3)普通消費者將該詞匯與涉案商品屬性或特點聯系起來的難易程度;(4)競爭者用該詞匯描述涉案商品的必要性。


推薦理由


商標顯著性的判斷具有主觀性,為維護裁判標準的客觀化和確定性,需要通過實踐積累不斷總結歸納一些具體的區分和判斷標準。本案例在借鑒域外法院區分描述性商標與暗示性商標的裁判標準的基礎上,結合我國商標法及司法解釋的具體規定,提煉了四項判斷標準,對司法實踐中統一暗示性商標與描述性商標區分標準作了有益探索,該案件裁判也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


案情介紹 


2011年3月18日,鄧世華注冊成立渝中區大坪絲絲饅頭經營部,生產銷售絲絲饅頭,在消費者中享有一定的口碑。2012年11月28日,鄧世華經申請獲得第9780194號“金絲”文字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30類,包括糕點、包子、面包、花卷、饅頭、大餅、面粉制品、以谷物為主的零食小吃。鄧世華對金絲牌饅頭進行了一定的宣傳并對外進行商標授權許可使用。


黃陳包子鋪成立于2016年2月1日,系個體工商戶,其在店內售賣與普通花卷外形相似、顏色呈黃色、表層盤繞窄條狀紋理的饅頭,并在該店面點餐墻面上所掛菜單及收銀小票中使用 “金絲饅頭”字樣。鄧世華起訴認為黃陳包子鋪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


黃陳包子鋪提供的證據顯示,早在“金絲”商標注冊前,相關書籍中有“金絲燒麥”“金絲包”“金絲蛋糕”等面食稱謂的記載。


鄧世華曾于2011年8月26日申請“饅頭‘金絲’”外觀設計專利,其專利文件中載明:“該外觀設計由南瓜汁和面產生出獨特的金黃色彩,并經手工盤繞出金絲狀,具有獨特美感”。2012年12月25日,專利復審委宣告該外觀設計專利權無效,理由是與他人的在先“花卷”外觀設計基本相同。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金絲”是對顏色為金色、形狀呈絲的面食制品外觀的客觀描述,黃陳包子鋪將“金絲饅頭”作為區別于一般饅頭的一種特定饅頭銷售,是以“金絲”作為對此種特定饅頭性狀的描述,而非作為“金絲”商標之下的饅頭,此處“金絲”不具有識別商品來源功能,是非商標性使用。故一審法院認為黃陳包子鋪不構成商標侵權,判決駁回鄧世華的訴訟請求。鄧世華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商標法意義上的描述性詞匯是指僅僅或者主要是直接描述、說明特定商品的屬性或特征的詞語。雖然相關書籍資料顯示,現實生活中存在以“金絲”為前綴的面點食品,比如“金絲燒麥”“金絲餃”“金絲面”“金絲餅”“金絲卷”等,但是均未指向饅頭這一特定商品,不能證明“金絲”屬于對饅頭的描述性詞匯。


而且,描述性詞匯要求對商品屬性或特點的描述達到一定的普遍性,個別性使用案例不足以證明某一詞語構成特定商品的常規描述性詞匯。一個詞匯通常有多層含義,而且通過比喻、暗示等手法,詞匯還可能衍生出更多的含義和用法。如果不加以必要的限制,則大多數詞語均可解釋為商標法中的描述性詞匯。文字商標一旦被認定為某種商品的描述性詞匯,其商標權的效力范圍會受到較大限制,這將極大影響其商標權的穩定性。


黃陳包子鋪雖然沒有突出使用“金絲”一詞,而是將“金絲饅頭”作為一種商品名稱在使用,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之規定,直接將注冊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的行為,也容易使公眾誤認為與商標權人有某種聯系,并可能導致商標的顯著性被淡化,削弱商標權人與商標的聯系,因此,二審法院認為,黃陳包子鋪使用“金絲饅頭”字樣的行為不具有正當性,構成《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商標侵權行為。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

 

08、重慶索旺餐飲文化有限公司與重慶味爵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2017)渝05民初113號

(2018)渝民終64號

 

裁判要旨


當事人雖有囤積商標的行為,但當其對涉案商標的注冊不符合《商標法》對惡意搶注的規定時,那么在現行商標法律制度下,搶先注冊未侵犯他人合法權益、未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熱門詞匯并將其使用在自己的商業運營中的行為不應當視為是不正當的行為。


推薦理由


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加大整治惡意搶注、囤積商標等非以使用為目的的商標申請行為的同時,人民法院在商標侵權案件中也面臨被控侵權人對商標權人所持商標正當性的質疑。本案從《商標法》對惡意注冊的定義出發,分析了普通搶注與惡意搶注的區別,對商標注冊人審視自己的注冊行為的合法性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案情介紹


2013年11月21日,講述重慶小面的紀錄片《嘿!小面》在中央電視臺首播。同日,味爵餐飲公司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嘿!小面”注冊 (指定顏色)商標,并經核準先后于2015年2月21日、8月21日,2016年1月28日取得商標注冊證,核定使用商品或服務項目分別為第35類、第30類和第43類。味爵餐飲公司于2014年11月在大食代廣場時代天街店內開設“嘿小面”店,后于2016年5月終止經營。味爵餐飲公司又于2015年在重慶市江北區江北嘴財信廣場開設“江北區小圍腰快餐店”,并在店中的店招、餐具、菜單、服飾、宣傳品、結算單等地方使用其商標標識。味爵餐飲公司還曾于2015年以“嘿小面”之名參與多商家組織的“明信片刮刮樂”促銷活動。


2017年2月,案外人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評委提出對味爵餐飲公司所持有商標的無效宣告請求,2018年2月,商評委作出對商標予以維持的裁定。此外,味爵餐飲公司近年來共注冊174件商標。


味爵餐飲公司起訴認為索旺餐飲公司在其經營的餐飲店內以及宣傳中使用了類似的“嘿小面”標識,構成對其注冊商標權的侵犯。索旺餐飲公司則辯稱:“嘿小面”系重慶小面行業的通用名稱、味爵餐飲公司系惡意搶注中央電視臺的節目名稱、索旺餐飲公司系使用自己的注冊商標和美術作品,故不構成侵權。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判決索旺餐飲公司侵權成立并賠償損失。索旺餐飲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味爵餐飲公司在第30類、35類、43類商品及服務上注冊的三個商標在相關商標行政管理部門宣告商標無效或撤銷商標之前,在民事侵權訴訟中均應作為有效商標得到相應保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商標惡意搶注是指申請注冊的商標損害了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或者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本案中,“嘿!小面”原系中央電視臺一部記錄片的名字,由感嘆詞加簡單生活詞匯構成,沒有達到著作權保護應有的獨創性高度,中央電視臺對其不享有在先著作權。同時,也沒有證據顯示他人對該標識享有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未注冊商標權。因此,涉案商標沒有達到我國《商標法》所規定的惡意搶注的標準,不構成惡意搶注。


關于涉案注冊商標是否系通用名稱的問題,二審法院認為:首先,通用名稱是同一類商品或服務共用的名稱,不能用于區分同一類商品或服務中的不同來源。例如,“小面”起不到區分不同商家的作用,但是一旦加上“嘿!”,在讀音與視覺上就具有了可以區別于其他同類商家的特征,也即具有了一定的顯著性。其次,索旺餐飲公司并沒有舉示證據證明在味爵餐飲公司申請注冊商標之前,重慶小面行業普遍使用“嘿!小面”標識來稱呼小面商品或服務。另外,重慶小面協會出具的意見書認為,中央電視臺拍攝的《嘿!小面》紀錄片講述的是重慶小面行業的故事,因此其標題亦應由重慶小面行業共享。二審法院認為,在現行商標法律制度下,搶先注冊未侵犯他人合法權益、未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熱門詞匯并將其使用在自己的商業運營中的行為并沒有被視為是不正當的行為,因此涉案注冊商標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索旺餐飲公司雖經授權取得了“嘿麻辣斗”注冊商標專用權,但其使用的方式改變了“嘿麻辣斗”注冊商標的排列方式,突出了“嘿小面”,與味爵餐飲公司的注冊商標構成近似,故索旺餐飲公司將被控侵權標識使用在宣傳和服務中,與味爵餐飲公司注冊商標核定的第43類餐廳構成相同商品服務,侵犯了味爵餐飲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第43類)。另外,索旺餐飲公司在提供餐飲服務的過程中使用被控侵權標識進行宣傳、經營,其主要目的是為了區分商品或服務的來源,而不是為了展示其美術作品,并非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使用,因此索旺餐飲公司認為其系使用自己美術作品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09、重慶天廚天雁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與成都天廚味精有限公司、江北區雙驕食品經營部、劉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2016)渝0112民初9726號

(2017)渝01民終3926號


裁判要旨


商品裝潢與注冊商標均具備區別商品來源的標識性作用。通常情況下,商標核準注冊后,在其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內,與其相同或者近似的商品裝潢,不能再享有商品裝潢相關權益,否則將導致消費者混淆。但如果基于歷史原因,商品裝潢與注冊商標分屬于不同的主體,兩者在長期使用過程中形成了共存的狀態,在商品裝潢具有較高知名度的情況下,該商品裝潢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推薦理由


商品裝潢與注冊商標均屬于商業標識,商品裝潢經使用具有一定知名度后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注冊商標受商標法保護。一般而言,當近似商標與商品裝潢分屬不同主體,且使用在類似商品或服務上時,二者不能并存,否則將引起消費者混淆。但是,如果基于歷史原因,兩者已經形成長期共存的狀態,此時應該如何認識這個問題,本案對此給出了答案。


案情介紹


重慶天廚味精廠原名重慶天原味精廠,于1940年12月建成投產,2009年3月16日,股權轉制后更名為重慶天廚天雁公司,與上海天廚味精廠同為吳蘊初早年創辦的天廚味精廠演變而來。鑒于此淵源,上海天廚味精廠與重慶天廚味精廠于1992年12月達成協議,在味精產品上均可使用“佛手”牌文字商標和“黃色鑲邊的橢圓形圖案,藍色為底色,橢圓形圖案由白色枝干和黃色梅花包圍,底部白色葉片為底座陪襯”的圖形商標(商標權由上海天廚味精廠享有)。另外,證據顯示,至少從1989年7月31日起,重慶天廚天雁公司在自己生產的80%粉料味精上使用與上述圖形商標近似的包裝裝潢。


成都天廚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8日,該公司生產銷售的味精包裝上有黃色鑲邊的橢圓形圖案,藍色或藍紫色為底色,橢圓形圖案兩邊分別有兩個白色枝干和黃色麥穗,底部為白色的葉片。雙驕經營部及劉瓊銷售了成都天廚公司生產的味精。


重慶天廚天雁公司認為成都天廚公司在味精產品上使用近似包裝裝潢和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天廚”二字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遂訴至法院。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支持了重慶天廚天雁公司的訴訟請求,判決成都天廚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近似包裝裝潢、賠償經濟損失并停止使用含有“天廚”字樣的企業名稱。成都天廚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就包裝裝潢而言,通常情形下,包裝裝潢中的主要部分被他人申請注冊為商標后,該包裝裝潢不應當再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原因在于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于包裝裝潢的保護本質上是對未注冊商標的保護,相對于商標法對注冊商標的保護而言具有補充性。商標核準注冊后即具有專用權,如再允許其他主體在類似商品上享有近似包裝裝潢的相關權益,則會造成市場混淆。但是在本案中,將涉案包裝裝潢的主要部分注冊為商標的上海天廚味精廠與重慶天廚天雁公司具有歷史淵源,雙方簽訂的協議可以看作是一種商標許可,是基于特定歷史背景下的商標共存行為,重慶天廚天雁公司主張包裝裝潢權利就具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因此,成都天廚公司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了與涉案包裝裝潢近似的包裝裝潢,足以使相關消費者對兩者的來源發生混淆,產生誤認,其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就企業名稱而言,從天眼查網站的查詢結果來看,自1994年至今,在全國范圍內以“天廚”作為字號使用的企業有8000多家,其中餐飲類企業有1800余家,與調味有關的企業有90余家,在四川省范圍內以“天廚”作為字號使用的企業有300余家,另外,以“天廚”或 “天廚”字樣為核心的注冊商標已達120余項。由此可知,“天廚”作為字號或注冊商標已被相關經營者廣泛使用于餐飲、食品及調味品行業。二審法院認為,在先企業名稱固有的顯著性和知名度越強,其保護力度和保護范圍越大,在后使用人的避讓義務就越高;在先企業名稱中的字號被其他經營者使用得越多,該字號就越處于公有領域,在先企業名稱的使用人對該字號的控制力度就越低,在后使用人的避讓義務也就越低。由于現有證據不能證明成都天廚公司在其企業名稱登記之時具有搭重慶天廚天雁公司便車的故意,且其在產品上是以“成都天廚”的字樣在使用企業字號,不足以引起相關公眾誤認為是重慶天廚天雁公司的產品,故二審法院認為成都天廚公司可以繼續使用自己的企業字號,并對一審判決進行了相應變更。

 

10、楊廷杰與甘信霞技術合同糾紛案


(2016)渝0112民初15421號

(2017)渝01民終6182號

 

裁判要旨


在技術合同糾紛案件中,人民法院可以通過司法鑒定來確定因一方違約給對方造成的損失。但是,當司法鑒定難以對技術文件進行范圍界定與價格評估的情形下,人民法院也可以通過咨詢該領域的技術專家,在專家評估的基礎上,綜合考慮技術高度、履約狀況、違約程度、市場行情、人工成本等因素酌情確定損失金額。


推薦理由


違約損失賠償金額的認定是技術合同糾紛類案件審理的難點,一則是對爭議技術點的認定分歧較大,同時技術的價格往往因其專業程度較高難以通過司法鑒定進行確定,導致人民法院無法準確計算相應的違約損失。本案本著人民法院不能拒絕裁判的原則,對于涉技術文件類案件違約損失賠償金額的認定采取了下列模式,即在司法鑒定無法對技術文件進行范圍界定與價值評估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可通過咨詢技術專家的方式自行予以確定,并且還確定了該類技術咨詢對于技術專家專業領域的限定規則與技術文件價值評估的考量因素,從而使咨詢結果更具有精確性及專業性。


案情介紹


2012年11月5日,楊廷杰與甘信霞簽訂《技術轉讓合同》,約定甘信霞將新型氣動手持式鉆機技術轉讓給楊廷杰,轉讓價格為100萬元。合同簽訂后,甘信霞僅向楊廷杰移交了部分合同約定的技術資料和實物。楊廷杰指控甘信霞存在如下違約行為:1.未向其提供產品所有的零件、部件及總成的制造、裝機工藝圖紙;2.沒有及時向其提供合同約定的其他實物;3.設計的夾具加工的零件,在指導下進行裝配,裝配后的產品不能滿足技術要求;4.提供的5臺樣機不符合合同要求。同時楊廷杰向法院申請對涉案鉆機設計費用(具體涉及多項技術圖紙的制作費用)、零部件工裝與夾具費用以及產品試制費用進行鑒定以確認其具體損失。


裁判內容


一審法院認為,甘信霞在履行涉案合同過程中確實存在未交付全部約定資料和實物的違約行為。對于楊廷杰關于甘信霞未交付制造工藝文件的違約損失賠償請求,一審法院同意楊廷杰提出的對涉案鉆機設計費用中涉及零部件、總裝等制造工藝文件的造價費用進行司法鑒定的申請。由于司法鑒定機構無法進行涉案技術工藝文件的界定與實際造價鑒定,一審法院向中煤科工集團重慶研究所有限公司鉆探分院院長刁文慶高級工程師進行技術專家咨詢,經專家咨詢,涉案技術的工藝文件是指從圖紙變成產品的加工過程中每一個加工環節的技術指導文件。結合市場行情、制作時間、難度、人工成本、原創知識產權以及個案情況等因素,涉案工藝文件市場造價分別估價8000元、4000元、8000元左右,總價估計在2萬元左右。因此,一審法院判決甘信霞賠償楊廷杰經濟損失2萬元,同時駁回楊廷杰的其他訴訟請求。楊廷杰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維持一審判決。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