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學者->實務探討->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專利->學者->實務探討->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實務探討 > 學者 > 專利

專利侵權訴訟中引入無效抗辯的合理性

日期:2019-06-1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 作者:余暉 瀏覽量:
字號:

今年兩會期間,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羅東川大法官提出建議,建議立法部門修改完善專利無效程序。羅副院長提出的專利無效程序改革有四項意見,其中包括明確規定專利無效抗辯的提議。


專利無效抗辯是指在專利侵權案件中,允許被告對原告的專利權提出無效抗辯,賦予審理專利民事侵權案件的人民法院在個案中審查專利權效力的權限。【1】無效抗辯在主流英美法系國家、日本以及我國臺灣地區已通過不同的方式確立,基于我國的知識產權強國戰略,引入無效抗辯具有合理性。


下文將從引入無效抗辯的必要性、可行性以及是否可能導致不利后果等方面論述其合理性。


一、 是否有必要引入無效抗辯


為了克服我國專利訴訟中存在的諸多弊端,確有必要在專利侵權訴訟中引入無效抗辯。目前專利權人行使專利權時面臨一些問題,在專利侵權訴訟中引入專利無效抗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些問題。


1. 引入無效抗辯有利于縮短維權周期


(1) 專利侵權糾紛中,隨之啟動的專利無效程序在一定程度上會延長專利侵權案件的審理周期。專利無效宣告請求由被訴侵權人向專利復審委員會發起,專利復審委員會受理后,為避免司法裁判與專利復審的結果矛盾,法院通常會裁定中止審理侵權糾紛,等待專利復審委員會的審理結果。中止審理的制度實際使專利侵權糾紛至少需要經歷三個不同機構的審理才能取得終審判決,人為地延長了專利侵權審理的周期。【2】在技術性較強的專利侵權案件中,經歷專利無效宣告、侵權糾紛的一審以及二審,以及針對無效宣告的行政訴訟一審、二審,其周期通常長達數年,雙方當事人均可能因此造成巨大的損失。【3】


(2) 引入專利無效抗辯能有效縮短專利侵權糾紛的審理周期。引入專利無效抗辯賦予法院在個案中認定專利權是否存在無效理由的權力,法院無需等待專利復審委員會的無效宣告決定,使得專利侵權糾紛的審理能夠真正的兩審終審【4】,實現專利侵權糾紛一次性解決的目的,符合訴訟經濟的原則,使得專利侵權訴訟的審理大大加快速度。【5】


2. 引入專利無效抗辯有利于避免循環訴訟和程序拖延


引入專利無效抗辯后,被告直接進行專利無效抗辯,法院直接對專利效力進行判斷,可以避免循環訴訟和程序拖延


(1) 專利侵權糾紛中,專利無效程序可能導致循環訴訟和程序拖延。第一,在我國的法律框架下,專利無效宣告是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法院只能審查該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如果經審查認定該行政行為不合法,法院只能判決撤銷,要求專利復審委員會重新作出決定,而不能直接變更該行政行為。專利復審委員會基于不同的事實理由重新作出的決定又可能被起訴,由此產生循環訴訟。第二,在行政訴訟中,法院認定專利復審委員會的無效宣告決定不合法并撤銷后,無效宣告請求人很可能基于新的證據或理由再次請求宣告專利無效,專利復審委員會可能又要啟動一個新的無效程序,審理侵權案件的法院還得繼續中止訴訟、等待無效程序的結果,這樣就會導致侵權訴訟程序久拖不決。


(2) 引入專利無效抗辯能有效避免循環訴訟和程序拖延。第一,引入專利無效抗辯后,被告可以直接進行無效抗辯,而不必向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審理侵權案件的法院不必中止訴訟,從而可以避免上述循環訴訟和程序拖延的情況發生。第二,法院對專利權的效力判定是一個司法判定,針對該判定不存在另行起訴的情況。基于司法判決的既判力原理,當事人不得在另案中提出與該判決相反的主張,法院亦不得作出與該判決沖突的裁判。因此,終審判決中的專利效力判斷具有終局性,可以避免循環訴訟。


綜上,我國的無效程序存在延長專利侵權糾紛審理周期及導致循環訴訟、程序拖延的問題,無效抗辯能夠有效克服上述問弊端,因此有必要引入無效抗辯。


二、 引入無效抗辯是否可行


引入無效抗辯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可行的。法理上并沒有排除引入無效抗辯,我國的司法制度與行政制度也均沒有排斥無效抗辯。


1. 引入無效抗辯在法理上是否可行


學者歸納引入無效抗辯的法理依據主要有以下兩個:


(1) 基于行政行為無效法理,引入無效抗辯不存在法理上的障礙。【6】對于可撤銷的行政行為,應嚴格遵守行政行為公定力原理,作出機關具有排他的撤銷權限。然而,對于無效的行政行為,其法律效力自始無效,故司法機關可以直接判定其效力。【7】在專利授權行為的無效問題上,若該授權行為本身就是無效的,法院應當有權直接判定其為無效的專利授權。


(2) 基于禁止權利濫用原則,引入無效抗辯也不存在障礙。任何人不得濫用其權利損害他人或者公共利益。若涉案專利存在明顯無效事由時,技術方案應當屬于現有公共技術,該技術應當屬于社會公共財產。專利權人的停止侵害請求權和損害賠償請求權明顯屬于不正當利益,且使被告承受不正當的負擔。【8】在被告已經提出該專利應為無效的前提下,專利權人對被告行使專利權的行為屬于專利權濫用。【9】因此,法院也應當有權直接判定該專利無效。


綜上,引入無效抗辯在法理上可行,不存在障礙。


2. 引入無效抗辯在實踐中是否可行


引入無效抗辯在實踐中也是可行的。我國的司法制度改革為引入無效抗辯掃除了障礙。


(1) 我國知識產權法院及最高院知識產權法庭的設立,保證了專利效力判斷標準的統一,可實現集中確權功能。我國于2014年開始設立知識產權法院,現已設立北京、上海、廣州三家知識產權法院,實現專利侵權糾紛的專門審理。2019年設立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作為知識產權糾紛的上訴法庭,統一處理全國的專利侵權糾紛的上訴審,可以有效避免終審判決專利效力標準的不一致。同時提高了專利侵權糾紛上訴審的法院級別,使其判決更具有權威性。


(2) 知識產權法院及技術調查官等制度的設立,可以保證法院進行專利效力判斷的專業性。由專利復審委員會排他管轄專利無效糾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一般的法院沒有專業知識處理專利無效糾紛。知識產權法院每年處理大量的專利侵權糾紛,主審法官通常具有處理專利侵權糾紛的專業知識及經驗。技術調查官制度的設立加強了法院對技術性較強的專利侵權糾紛的審理能力。另外,現有的專家證人制度也能幫助法官理解技術性較強的專業知識。我國多數的專利侵權糾紛涉及的專利是未經實質審查的實用新型或外觀設計專利,其對專業性知識的要求通常較低,現有的司法制度可以保證法院進行專利無效判斷的專業性。


三、 引入無效抗辯是否有不利后果


盡管引入無效抗辯看似有可能導致司法機關案件壓力增大或者權利行使成本劇增等不利后果,但這些不利后果均可或者已經通過司法制度改革消除。引入無效抗辯不會導致重大的不利后果。


(1) 引入無效抗辯不會導致司法機關案件壓力增大,進而導致權利人維權效率低下。誠然,若僅法院有權進行專利效力判斷,則理論上大量專利無效糾紛會涌入法院,可能會造成法院的審理壓力過大而無法及時判決。然而,實踐中依然會有大量專利無效糾紛會由專利復審委員會進行審查,例如潛在侵權人希望確認涉案專利無效而實現其不侵權的主張。引入無效抗辯僅賦予法院在專利侵權糾紛中對涉案專利效力進行判斷,即法院僅在被告提出無效抗辯時判斷涉案專利的效力,并不是專利效力判斷的專門機關。故引入無效抗辯對法院的案件壓力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因此,引入無效抗辯不但不會導致權利人維權效率低下,而且縮短了侵權案件的審理時間,提高了權利人的維權效率。


(2) 引入無效抗辯不會導致權利行使成本劇增。不可否認,多數訴訟的成本確實比專利復審委員會的無效宣告程序更大,如果單獨將法院判斷專利效力的成本與無效宣告程序對比,可以得出專利復審委員會作為專利效力的判斷者更優的結論。然而,上述對比是片面的。如上所述,法院僅在專利侵權糾紛中被告提出無效抗辯的前提下才會對涉案專利的效力進行判斷,所以其對比的對象應當為專利侵權糾紛中引入無效抗辯所增加的成本。顯然,兩審終審且具備既判力的法院判決相對于三級審理加上循環訴訟的成本要低得多。因此,引入無效抗辯不僅不會導致權利行使成本劇增,反而會降低權利行使成本。


綜上,引入無效抗辯對法院的案件壓力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且降低了權利行使成本,并不會導致上述的不利后果。


四、總結


我國現有的專利無效程序與侵權程序的兩元機制可能會產生循環訴訟的問題。基于行政無效行為法理或禁止權利濫用原則,可引入無效抗辯以克服上述弊端。在我國推進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的背景下,司法制度改革正在積極推進中。目前全國已設立北京、上海、廣州三個知識產權法院及最高院知識產權法庭,統一審理專利侵權案子,專利效力判斷標準的統一可以得到保證。在技術調查官、專家輔助人、專家陪審員的協助下,法官對專利效力判斷的專利性也得到了保證。并且,引入無效抗辯也不會帶來重大不利后果。因此,引入無效抗辯是合理的,專利法第四次修正中應當作出相應的規定。


注釋


【1】羅東川:修改完善專利無效程序,中國審判網http://www.chinatrial.net.cn/news/26204.html,最后訪問于2019年6月3日。


【2】張鵬:“我國專利無效判斷上‘雙軌制構造’的弊端及其克服—以專利侵權訴訟中無效抗辯制度的繼受為中心”,《政治與法律》2014年第12期,第127頁。


【3】當前,專利行政訴訟的一審法院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技術類案件積壓嚴重,據了解,尚有四千五百余件技術類案件未審結,其中專利行政案件兩千六百余件,目前除少量2016年受理的案件尚未審結外,已經開始審理2017年中受理的專利行政案件,延遲審理達到兩年之久。


【4】管育鷹:“專利無效抗辯的引入與知識產權法院建設”,《法學論壇》2016年第6期,第52頁。


【5】李揚:“日本專利權當然無效抗辯原則及其啟示”,《法律科學》2012年第1期,第172頁。


【6】李揚:同注[4],第169頁。


【7】張鵬:同注[2],第132頁。


【8】李揚:同注[4],第170頁。


【9】同上注。

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